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役鬼通神

役鬼通神

役鬼通神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19 10:46

評語:文字像小溪流水,魚丸寫的太好了,大力推薦閱讀,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裁判遠遠的站在場邊,見兩邊已經準備好了,便一揮紅旗,大吼道:開戰!

話音未落,黑風怒吼著大踏步沖向牛氏三熊,雙臂膨脹橫在*前,似要一口將牛氏三熊整個吞下。只是這一沖之下,黑風便和他的隊友拉開了十來步的差距。

海霧!蘭默輕聲下令道。牛氏三熊鼓起勇氣,齊聲大喝,三柄紅纓槍忽爾炸起三蓬紅云,將黑風的視線遮得嚴嚴實實。

牛氏三熊的紅纓槍是蘭默特制的,槍頭的紅纓足有半米長,在牛氏兄弟的驚濤槍下宛如赤浪滾滾,亂花迷眼一般。槍頭光滑如鏡,映著紅纓亦顯得火一般嬌艷,令人無從捉摸。

黑風的眼里只有一片紅,紅得燒眼,讓他第一次在戰場上有了茫然的感覺。好在黑風身經百戰,反應極快,那前突的身形突然一遏,在他強大的爆發力下猛然折向一旁。

哧啦……紅纓中猛然爆閃出的槍頭無情地將黑風的衣角撕得稀爛。黑風的反應若是稍慢一瞬,恐怕此時被撕爛的就是他腰間的嫩肉了。

此人以土相為本,金相為用,取的是土生金之法。蘭默低聲解釋道,土相厚重,金相迅猛,由土生金,可見此人擅長防守反擊型戰術,你們記住。

是!三頭笨熊齊聲應道,手中的..卻一絲不亂,繼續抖出漫天紅影,海浪一般拍向對手。

土相厚重又能克水,你們的攻勢不易突破他的防御。而金相能生水,他的攻擊多半也奈何不了你們的驚濤槍。蘭默輕松地繼續給牛氏三熊講解,竟然全不把對手放在眼里,你們小心另外四個家伙,這是你們學成槍陣的第一戰,許勝不許敗。

轉眼間黑風和牛氏三熊已經交手兩個回合,這時黑風的四名隊友才堪堪圍了上來。兩柄彎刀,兩枝..同時攻向牛家三兄弟,只是他們的默契顯然不如牛氏三熊,在那洶涌的浪濤前根本無法發揮人數的優勢。

驚濤!牛大雄大吼著將槍一舉,轟然巨響聲中,三柄紅纓槍全無征兆的向后一縮。黑風的隊友們正全力前撲,眼前的紅色浪潮卻突然消失一般,令他們全身的力量彷佛砍在空處,說不出的難受。

拍岸!又是一聲大吼,本已消失的巨浪猛然暴漲,瞬間將四名漢子吞沒其中。正如岸邊的巨浪一般,一起一伏,一進一退,全無規律,卻擁有無上的威力。

全國排名前百位的黑風,和名不見經傳的赤焰,終于撞在了一起。

四名大漢枉自有一身出眾的武技,但在牛家三兄弟的槍陣中隱然有蘭默獨創的法陣,三道凌烈的水氣在空中狂舞時,便已然構成了法陣的核心,隨著這一蕩之威,隱藏在內的力量猛然爆發出來,那威勢自然要比牛氏三熊原本的槍法上升數倍不止。

積蓄數回合的力量,在瞬間爆炸。四名漢子被轟然炸開的藍色氣勁震得飛起,遠遠的飛落在演武場之外。

恐怖的力量,那三個大塊頭,竟然有這樣強大的力量。一名商會的老者點頭贊道。

不,不是這樣。身邊的另一位長老低聲道,是槍陣,槍陣令他們的武技有了可怕的提升。單打獨斗,這三人沒有一個稱得上好手。能創造出如此強力陣法的高人,不知是哪一門的宗主……

高人是有,不過不是哪一門的宗主,而是那袖手旁觀的年輕人,蘭默。

此時的蘭默無比輕松的看著牛氏三熊大發神威,一槍震開四名傭兵,便得勢不饒人,猛撲上前將黑風圍在當中一陣猛攻。想來牛家三兄弟還是第一次這么威風,能把黑風這樣級數的傭兵團打得全無還手之力。

大狗熊加油,狠狠打。若若在一旁放聲嚷道,誰敎他欺負我,使勁打!

但正如蘭默所說,黑風的武技以土為本,以金為用,雖然無法攻破牛氏三熊的防御,卻也不懼那滾滾巨浪。三熊一時之間占盡了上風,卻苦于無法一擊必殺。

我有點餓了。蘭默抬頭看了看天色,搖搖頭道,笨熊,你們的效率太低了,還是讓我來吧。

讓蘭默來?三熊聞言俱是一怔,蘭默沒有內力的支持,怎么和眼前的這塊大黑炭斗?

沒等三熊緩過勁來,眼前突然勁風擦身疾射而過,再抬眼看時,那位沒有內力的少年,赤焰的文書,蘭默,已經和黑風戰成一團了。

黑風的心里也是無比震驚。眼前的男孩力量速度都不出眾,顯然沒有一點內力的根底,但出手兇狠有效,全無一點花巧,一招一式都將全身的肌肉力量發揮到極處,舉手投足甚至肩胯膝蹱全是致命的武器,貍貓一般在自己身邊上下翻滾,逼得自己竟沒有還手的余地。

但事實上,蘭默所用的武技在旁觀者看來簡直可以用蹩腳來形容,武士們相信自己十歲時練的武技都要比蘭默的高明許多。但就是那普通到極點的武技,在蘭默手中竟化腐朽為神奇,把堂堂一個黑風傭兵團長逼得團團亂轉。

唯其簡單,才有千錘百煉的精髓,數百年不斷完善的軍體格斗拳,才是最適合實戰的拳法。尤其對蘭默來說,精準的控制,洞察的眼光,最能夠將這樣的拳法發揮到極致。

厲害,厲害。這小家伙,我竟然沒有發現他有這樣的潛力。遠遠的貴賓席上,左長老不自覺的訝然出聲道,黑風空有一身力量,卻無法擺脫他的糾纏,若是這孩子有他一半的內力,這場比試早就結束了。

坐在左長老身邊的長發美女微低著頭,一雙清澈見底的大眼睛里精光閃閃,嫵媚中顯得精明強干,不愧是銳鋒商號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一員。聽到左長老的夸獎,少女微微一笑道:左長老認得那孩子?

嗯, 陸震武的養子,大概快要成為他的上門女婿了吧。左長老笑道,怎么樣?想不到陸震武還有這樣優秀的弟子吧?

正說著,場上局勢突變。黑風突然仰頭大吼,竟不閃不避,任由蘭默尖利的五指刺入他的腰間。場外的觀眾猛然爆發出一陣興奮的叫好聲。

黑風重傷,蘭默卻不覺得放松,他及時的將金屬細胞變化的指爪收回,以比**更快的速度立刻回防,一邊喊道:龍卷流壁!

牛氏三熊對蘭默的命令習慣于無條件的執行,雖然眼見著對手重創,卻一點也不含糊,手中槍立刻結成陣法,快速旋轉著迎向黑風。

狂暴的風壓如無形的巨石,猝然涌出。牛氏三熊的防御陣法及時的迎了上去,蘭默靈巧的貼地一滑,躲到牛家三兄弟的身后,從懷里摸出一塊金屬令牌。

黑風瀕死的狂暴一擊將自身全部的金相真氣在瞬間爆發出來,所產生的威勢何等驚人。牛氏三熊的龍卷流壁雖然有效的減緩了那狂暴的風壓,但畢竟實力的差距擺在那里,三熊的武器竟被黑風震得脫手高飛。

雷符,去!蘭默揚手擲出手中的令牌,掉頭就跑,笨熊后退!

雷符輕輕巧巧擲到黑風的額前,全無力道,只是,彷佛是無邊的水庫突然找到宣泄口一般,黑風爆發的內氣突然被那雷符所吸引,瘋狂的涌向那塊不起眼的小牌。

黑風只看見自己全力轟出的白色內氣突然折回,涌向自己的額頭,緊接著那白色勁氣爆炸一般脫縛化為閃亮的狂雷,惡狠狠綻放開來。

場外的觀眾全然忘了叫好,只是怔怔的望著臺上。那是術法嗎?多位浸**術法多年的術者也沒聽說過有什么術法能讓對手的真氣反噬自身的。只有少數精研金相術法的高人隱約看出一點端倪。

事實上,蘭默所用的手段很簡單。在那個世界有一種被稱為避雷針的裝置,能夠將雷電吸引,導入地下。蘭默的雷符暗藏法陣,能將金相內氣轉化為狂雷,如避雷針一般將那劇烈的沖擊引導著全數涌入對手的身體。

劈叭……黑風全身焦黑,僵立許久,如木樁一般轟然倒下。堂堂黑風傭兵團長,就這樣失去了意識。觀眾們方才反應過來,興奮的連聲叫好,只是可憐黑風半生不熟的,隱隱散發出烤肉的香味。

團體選拔戰第一回合,赤焰傭兵團完勝。赤焰傭兵團一戰成名。

當天的比賽很順利。琴兒和若若也都戰勝各自的對手,拿到下一級別的入場券。新赤焰以默默無聞的三流傭兵團,在強手林立的選撥賽中三戰全勝,一下成了眾人關注的黑馬。

晚飯后,正當蘭默和牛氏三熊吃得飽飽,懶洋洋靠在客棧后院的石塊上望著落日發怔時,他們迎來了一個陌生的訪客。

這幾位就是傳說中的大英雄,新生代的黑馬,赤焰傭兵團的眾位高人嗎?來人剛一進院子,便帶著崇拜的語氣大喊道。只見這位來訪者身材高瘦,圍著一件極其寬松的罩袍,頭戴頭笠,全身上下幾乎都隱藏在衣物的陰影之中。

牛大雄洋洋得意的起身應道:算你有眼光,我們就是……

縱橫東南,神槍無敵,如狼似虎,冰雪聰明的牛氏三雄!三頭笨熊全不理會蘭默要吐的表情,擺著惡心的架勢齊聲吼道。

別說我認識你們。蘭默合上書扭頭就要走。

哈哈哈,小人果然沒有找錯,各位大英雄大豪杰,在下是東南第一行商方東浪,特別帶了一些寶物請各位鑒賞。訪客對牛氏三熊的肉麻自吹毫無反應,解開長袍鋪在地上,露出衣襟內密密麻麻的數十個小口袋。

咦?蘭默停下腳步,仔細打量著來訪者。那件罩袍的設計,和他的長袍有異曲同功之妙,只可惜它沒有金屬細胞的保護。不過,能做出這樣的袍子,這位方東浪先生也很有超時代的想法呢。

各位看看,看看……這是放大力量的鋼鐵紋章,兩百金幣。這是能防御所有火相術法的冰凌指輪,五百金幣。這是……方東浪變戲法一般揚手一揮,無數閃閃發光的武器、飾品便整齊的一字排開。

牛氏三熊用怪異的眼神直盯著方東浪。方東浪的后腦不自覺的流下一滴冷汗,臉上強笑道:怎么,各位……

牛氏三熊一聲不吭,又回頭齊唰唰的望著蘭默。蘭默微微搖了搖頭,回了一個眼神。

話說赤焰傭兵團中最擅長眼神交流的首推蘭默和琴兒,他們之間的眼神號稱可以傳達長篇小說般的信息,其次就數牛氏三熊了。見蘭默的眼色,牛氏三熊立刻會意,冷笑著回過頭,緩緩走向方東浪。

各位,你們這是……方東浪吃吃問道,慌忙想逃。紅影一閃,三桿..毒蛇一般釘在他的身側;網籠一般將他困在當中。

你們……方東浪開口要喊,蘭默冷笑著踏前一步,一雙眼在商人的身上上下掃了一遍。方東浪立刻打了個寒噤,閉上了嘴。

少年笑吟吟的拎起那枚據說能放大力量的鋼鐵紋章,在方東浪的面前晃了晃,笑道:嗯,不錯的戲法,一塊普通的鐵牌子,加上一點紅色的熒光,就能變成兩百個金幣的高級首飾了,好買賣。

方東浪的額角立刻密密的沁滿細汗。蘭默又挑起那枚指環,放在眼前晃了晃,笑道:鐵指環,涂上白鳳花汁,再敷上一層霜華,就是抵抗火相術法的冰凌指輪了,方先生,好創意呀。

方東浪連連搖頭,嚷道:各位,各位,有話好說,放過我吧……

蘭默偏著頭想了想,便爽快的答應道:也行,三牛,現在就把他放了,然后順便喊一聲,說行商方東浪在這里。

方東浪的小臉立刻煞白,連聲叫道:大人!大人!千萬不要!

蘭默哦了一聲,打量著方東浪的臉色,噗哧一笑道:我就知道你絕對不是第一次干這一行??墒?,我為什么要替你隱瞞呢? 我們赤焰是東南諸省最講信用的傭兵團。

我知道一件秘寶的下落。方東浪急急說道,盜王乾坤手的遺物,背德之鏈。我可以帶你們去。

蘭默嘿嘿笑道:盜王的背德之鏈呀。嗯,《人物通考》中確實有提到這東西,可是我不相信你,騙子行商方東浪先生。

是真的,是真的,我以身家性命向天發誓。只要你們放過我,我就把它的下落告訴閣下。方東浪道。

不,不行。蘭默笑道,你必須先加入赤焰,等武道大會完結,你得帶著我們去找那枚背德之鏈。

加入?方東浪張大了嘴,半晌說不出話來,你要*加入你們?可是你要*這樣的騙子干什么?

蘭默聳聳肩道:我知道你至少會一點術法,還有奸商的潛質,由你和商人們打交道是再好不過了。來吧,在這份入團申請書上簽個字,從此就是赤焰的一員了。

方東浪稍有猶豫,蘭默馬上沖著牛大雄使一個眼色。牛大雄粗著嗓子就喊:騙子行商方……

我簽!我簽!方東浪大駭,一把奪過蘭默手中的文書飛快地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蘭默上下打量著方東浪,又笑道:看起來,你真是騙了不少人,這么害怕。不過我奇怪的是,你為什么要告訴別人你的真名呢?方東浪先生。

方東浪苦笑道:我的師父逼我用真名,他說,等什么時候方東浪這個名字成了天下第一大騙子的時候,他才會允許我和他的寶貝女兒成親……

看不出來,你倒是個癡情人呀。蘭默啞然失笑,半晌后拍拍方東浪的背,大笑道,不用擔心,我會給你一舉成名的機會的。

你是說……方東浪眼前一亮。

嗯,我有個計劃,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來,附耳過來……

兩人竊竊私語了片刻,方東浪突然驚訝的后退一步,近乎崇拜的看著蘭默。

方東浪擅長的嚴格來說不算術法,而是俗稱的戲法,也就是術法中的障眼法。事實上,方東浪的術法修為幾可忽略,唯獨在障眼法上有驚人的天分。而且,身為奸商騙子的方東浪,對把握人類心理也有獨到的長處,蘭默尤其看好這一點。

蘭默在草藥店買了幾樣原料,搗成爛泥,敷在方東浪的臉上,很快的方東浪便由落魄青年變為一個糟老頭子。接著,蘭默又向游蕩的貧民買了兩件舊衣,稍稍處理了一下,便把方東浪整個兒包裝完成。

片刻之后,一個高瘦清矍的老人便出現在蘭默面前,老者頭戴大斗笠,一身灰布長衫樸素整潔,看似三家村的老學究,但一雙眼精光四射,舉手投足間帶著出塵的超脫,若不是牛氏三熊眼睜睜的看著蘭黙動手,誰曾想這老仙一般的人物竟是那個猥瑣的奸商?

至于方東浪的那些假貨,蘭默看也不看便全數扔進垃圾堆,遞給方東浪一方布包,問道:我吩咐的你都記下了?

方東浪手撫長髯,點頭默認,轉身便帶著那個神秘兮兮的布包出了門去。

若若好奇的半蹲在門外,一直目送著老者離開視線,這才蹦蹦跳跳的撲到蘭默懷里,嬌聲問道:蘭默哥哥,那人是什么來頭呀?

蘭默哈哈大笑道:是個商人,我把妳的戰利品稍稍加工了一些,讓他幫我們賣掉。等我們有了錢,我要好好補充一下我們的裝備,把我們的赤焰變成帝國最強傭兵團。

除了若若似懂非懂的連連點頭,其他人并不把蘭默的話當回事。事實上,就算是赤焰的團員們在多年之后真的成為東元帝國第一傭兵團時,他們回想起蘭默這句話時仍然是連連搖頭,那小家伙真是狂妄呀……

琴兒跟著若若走進房門,皺著眉瞪了牛氏三熊一眼說道:你們還在這里干什么?去把槍法槍陣練熟,別給赤焰丟臉。

說來好笑,牛氏三熊人高馬大,在赤焰里是出了名的無法無天,但一見了琴兒便如鼠兒遇貓一般。見琴兒發話,牛氏三熊立刻乖乖的退了出去。

蘭默,二公子派人送了一封信。琴兒面有憂色,摸出一張素金宣紙遞給蘭默,他揚言,要讓赤焰從此在傭兵界除名。

蘭默接過信紙草草看了一眼,也不說話,揚手一拋。柔軟的信紙在空中飄飄揚揚,乍然寒光一閃,銳風縱橫,信紙被切成細細的碎粉。

琴兒不敢相信的看著蘭默。眾所周知,人體的力量有限,武者們只有在內力的增幅下才能突破體質的限制,蘭默的速度,已經不是正常人類所能達到的。

如果一名正常成年人的出手速度是十,那么他修習以速度見長的金相內力有所小成之后,他的速度可能達到十五。而蘭默沒有一絲內力的支持,竟能達到類似的速度,這不得不讓琴兒驚訝,也許,只有小貓女若若才能天生有如此驚人的爆發力。

蘭默似乎沒有感覺到琴兒的驚訝,他低著頭想了想,這才笑道:琴兒姐姐不用擔心,赤焰在我們手里倒不了牌子。二公子不敢公然處置我們,那樣會給其他公子留下口實,他只能動用私底下的力量破壞我們的請托。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們正可以借機清除他的勢力,相信陸師父和田大小姐會很愿意為我們的貢獻付賬的。

琴兒不由覺得好笑,拍著少年的頭頂道:我不是擔心報酬,我是擔心你啦。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更何況你的實力不足以自保。

不,琴兒姐姐。蘭默沉靜地回答道,從前的蘭默沒有自保的能力,但現在,無論是怎樣的對手,都不能輕視我。

琴兒怔怔的望著自信滿滿的蘭默。這還是那個要自己保護的弟弟嗎?為什么突然之間,他的身上竟然如父親一般,不經意的散發出強烈的壓力,那是一種不需要偽飾,自然而然讓人覺得畏縮的壓力。

若若的運氣很好,接下來的幾個對手都不太強,在蘭默秘制的干戚護腕和幾塊雷符的幫助下,有驚無險的闖入八強。而琴兒的運氣則要差得多,第三場便遇上了冠軍的熱門人選公輸無欲,身不由己的敗下陣來。

蘭默和牛氏三熊的團體戰則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一路上勢如破竹,竟連排行第三的天馬傭兵團也敗在他們手上。

雖然天馬的前幾號人物都參加單人賽去了,但天馬畢竟是帝國排名第三的大傭兵團,找五個擅長合擊的隊員并不是難事。事實上,天馬之前的比賽都異常順利,誰也不曾想到會被赤焰這樣連排名也找不到的對手擊潰。

更讓所有人意外的是,赤焰竟然又是完勝!

因為赤焰有蘭默這樣冷靜機智,又全無羞恥之心的隊長,因為赤焰有牛氏三熊那進可攻退可守變化莫測的驚濤拍岸槍陣,還因為赤焰有一個新隊員,一個擅長障眼法的方東浪。

當然,這三個因素單獨看來也沒什么,但放在一起,卻創造出讓所有人意外的結果。

比賽一開始,天馬的兩名術士便用降雷術、霜華術等低級術法攻擊蘭默和方東浪,三名重甲武士則揮動沉重的大劍迎擊牛氏三熊。一時間,天馬占盡了上風,逼得赤焰步步后退,直到臺邊。

但天馬的優勢沒保持多久,牛氏三熊憑借著陣法的優勢,險險的頂住了三名重甲武士的攻擊,他們的實力雖然遠不如天馬的重甲武士,但勝在變化莫測的陣法和方東浪不時耍出的小戲法,讓三名對手找不著北,滿眼全是紅艷艷的紅纓和明晃晃的槍尖,全然看不見一點人影。

障眼法很容易對付,稍有點修為的術士都有克制它的辦法,但方東浪障眼法的對象只是小小的槍尖,無論是施咒的速度還是消耗的精神都小得幾可忽略,而天馬的術士們則陷入兩難,破它,術士們就再沒有時機攻擊對手;不破它,那小小的障眼法和槍陣的組合卻讓己方武士強大的實力處處掣肘。

術士們稍一遲疑,蘭默便發動了。只趁著對手一個分神,蘭默的身影立刻淡化為一道幾近透明的虛影,極快的貼著演武場的邊線繞向對手的身后。他的速度雖然快,卻遠沒有達到殘影的境界,偏偏所有人都無法看清他的影,就好像,那是一團透明的氣團快速掃過眼前一般。

哧啦……兩名修為高深的術士,就這樣被對手無聲無息的近身,而令天馬的成員們氣憤異常的是,蘭默雖然沒有傷害這兩位術士,卻是不客氣的將他們的長袍內衣一起撕得稀爛……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言情小說 異能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腹黑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

現代言情小說包括了都市、言情、娛樂、種田、重生等小說類型。本次小編為大家收集了現代言情小說大全,讓喜歡看現代言情小說的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河南快三遗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