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擁抱死亡

擁抱死亡

擁抱死亡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19 10:13

評語:面面俱到。明暢開朗,《擁抱死亡》氣勢壯麗。整篇寫的很好,故事曲折動人,情節方面設計的很精彩,值得一看。

之一:彷徨

白天的歡笑,襯著死寂的夜晚,永遠都像兩個世界一般。杜先生坐在窗邊,嗅著夜晚的氣味,看著越來越疏落的燈火。

逐一熄滅的燈光,就像無聲息消逝的生命。他感覺不到冷熱,無法體會夏日的暑意、深冬的嚴寒,連夜晚的涼風,對他而言也只是一道又一道靈魂的氣味。

每當朗一和老奶奶都睡著,他會坐在窗邊,陪伴夜晚。

一方面,他思索與掙扎,另一方面,他也在提醒自己,別忘了自己屬于寂滅的黑……

朗一看起來精神奕奕,但,屬于死亡的他,知道朗一將要走到生命的尾端。最終,不論愿或不愿,他都必須領走朗一的靈魂,留下冰冷的軀殼。

每一次經歷這個過程,都會讓他痛苦難當。而這痛,是他自己給予自己的。每當遇到疾病纏身的可憐靈魂,他就會無法克制地想給予希望,才會在奪走希望和生命的那一刻,感覺自己彷佛又瀕死了一次。

如果,他學著其它人一樣冷酷,不接觸、不理解、不給予,那他可以永遠不用痛苦??伤?,望不到內心深處的渴盼,盡管必須一再經歷再死一次的痛苦,他仍舊放不下。

最終,他是最殘忍的那個,因為堅持,所以殘忍……

他常想,如果當初他死于意外,讓命運強橫地奪走他的生命,那么他是否就可以更冷酷對待死亡?

這只是假設,他永遠得不到答案。

這一夜,如同過去無數個夜晚,只有嘆息陪伴無奈。

太陽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朗一醒來的第一件事,是看著窗外流瀉進來的陽光,感受自己生命的又一天。

朗一知道,他的病只會好轉,不會痊愈。所以,每一個笑聲、每一個小小的景色,他都格外珍惜;而更多的,是感激。他本以為一生再沒有歡笑的機會和權利,而現在,他有了可以寶貝珍藏的記憶。

這段時間是朗一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以前健康時感受不到的感動,在這段時間,滿滿地填在他的心中。

回診的狀況太好,他開始可以接觸比較多的水。洗澡也不再只有只到腳踝的水深,半個身子泡在水里,盡管時間不能太長,還是讓他感謝起上帝的仁慈。

不過,當醫生特準他可以走到戶外,而不是只在院子里渴望外頭的世界時,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湛藍的大海。以前,他特愛沖浪……

杜先生想了想,最后還是受不了朗一一再懇求答應了,不過唯一的前提就是,只能看不能碰。

也因此,朗一展開了一個禮拜一次的看海生活。老奶奶一開始還有些擔憂,后來跟了幾回,發現杜先生很小心地不讓朗一碰觸海水,只在沙灘之外的海堤看海,加上朗一每次看海,都是滿臉的心滿意足,臉上的光彩和笑容,就彷佛回到以前那個不知道病痛為何物的小男孩一樣。老奶奶感慨之余,又思及朗一剩下的歲月那么少,若能讓他快樂,總好過悶在家里數日子。于是,老奶奶不僅不再反對,后來甚至放心得只讓杜先生陪著朗一出門。

雖然每一次都是平安歸來,但是朗一卻敏銳地發現,每一次出門,杜先生像是一次比一次更緊張,帶著擔憂、帶著嚴肅。他曾問過原因,杜先生卻只說沒什么。

真的是沒什么嗎?

這天,杜先生確認朗一睡著了,正想離開房間時,遠方傳來翅膀拍打的聲音。

杜先生雙眉擰起,看著漆黑中閃現的死亡死者。這段時間以來,他對它一點都不陌生。

這是這兩個禮拜以來,第四次通知了。

杜先生面無表情地看著命令,面無表情地站著,直到一切再歸平靜。

回頭,凝視著睡得安穩的朗一。

朗一的壽命早該終結,而他,卻遲遲下不了手。朗一沒有太多奢求,只是單純珍惜每一天,這讓他下不了手破壞這種單純。他想多感受一些珍惜生活的感覺,想多感受一點溫馨的情感。

那曾經以為離他很遠,卻因為朗一離他很近,勾起久遠前他也曾有過,但逐漸淡忘的心情。

杜先生回到自己的房間,又如以往的習慣一樣,坐到了窗前,看著窗外的黑。靜靜的,卻令人難耐……

門,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突然,杜先生嘆道。

每當他在邊緣掙扎時,門,那個領自己踏入這個世界的人,總是會來。

漆黑的房間,在聲音落下時閃現了一道修長的漆黑身影。

你明知道我會來,不是嗎?門也是一聲輕嘆。

當初那個渴望擺脫不幸的靈魂,如今還被自己的堅持緊緊捆綁,他怎么也無法拋下不管。

杜先生沒有回答,只是看著窗外的黑。

見狀,門走近,重復著每一次都會說的話:

終,你是亡靈接引者,不應該讓該回歸的亡靈繼續在生者的世界逗留。

杜先生緩緩的勾起嘴角,無奈一笑:

我明白。

是??!他是亡靈接引者是看得到死亡,看不到誕生;看得到絕望,看不到希望的死神……Death!

屬于死亡的他,總是逗留在生者的世界。

門又是一嘆:

那么,就把那孩子帶走吧。這是生命的規律,誰都破壞不了。

杜先生沉默,低垂的眼簾掩住內心的掙扎,最后,剩下沙啞微弱的嗓音:

再給我幾天時間,我會完成任務的。

明天,又是帶朗一到海邊的日子。只要多幾天時間,他可以讓朗一再多感受一次深愛的海洋,然后,再慢慢讓朗一的病惡化,最后,他會……親自帶走朗一的靈魂……

那時,老奶奶會很傷心,而他,能做的卻只能到這里。任務結束,他就不能再接觸死者親屬了。

終,疾病只是死亡的手段,你不該一遇到被病痛折磨的人就心軟。門無奈地道。

終對其他方式死亡的人,可以冷酷、可以果決,但遇到重病纏身的人,卻總是猶豫不決。經過這么多次,門怎么會不知道終心里的掙扎,終把過去活著時的情感與堅持緊抱到這時,但,堅持、柔軟,對亡靈接引者而言是不必要的。終必須盡快了解這一點,否則,他一定會把自己導向毀滅……

亡靈接引者的世界,是冰冷的。

門離開了,留下終一個人獨自坐在窗前。

門說得都對,病中有太多強烈的情感累積重迭,那是他的遺憾,也是他的不平。忘了太多細節,他只記得,那不平與遺憾的情緒一直追隨著他。要是可以拋開,他早就拋開了。

朗一不是他第一個接觸重病瀕死的人,但,朗一給他的感動卻是最深的??吹嚼室坏拿總€情緒,他都像是重拾了生命。他總是不自覺地想,如果他也有一段可以珍藏的時間,他一定會選擇像朗一一樣,畫出美麗的結局。

但,這是多余的。最后,一切都要結束,盡管再眷戀,片刻依舊只是片刻。結果,他除了嘆息,還能有什么?

這是他離開重癥區的第三個月。再度來到海邊,朗一看著湛亮的海水,飛舞的浪花,突然想起這件事。

呼吸這么久自由的空氣,他已經不想再進入重癥區,不想再每天與絕望搏斗,即便生命只剩最后一秒,他也想看著藍天……

杜先生站在朗一身后,表情卻不像朗一那么輕松。以朗一現在的狀態,停留在戶外越久,風險就會越大,何況,不久前,他才接到另一個命令。

平靜的大海上,瀕死的氣息正漸漸濃郁。

如果他還不想讓太多人察覺朗一的狀況,他必須立刻去執行這個命令。但,放下朗一一人,朗一的氣味也同樣會吸引其它的亡靈接引者。

這樣的狀況讓杜先生為難。思前想后,只想出一個比較安全的方法:

朗一,陽光烈了,要不要先到車里休息一下?

如果是在那輛箱型車里,還可以稍稍掩蓋朗一靈魂的氣味。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去完成另一個任務,盡快回來。

不用了。我想多曬曬太陽。朗一仰著頭看杜先生,心里卻有些奇怪。

以前杜先生從來不催促他,總讓他靜靜看海,今天卻好像有些心神不寧。何況,今天的陽光并不特別烈,曬在身上正舒服,要是回去車里,豈不是浪費了?

杜先生壓下心中的焦躁,微笑解釋:

我擔心你曬太久太陽對身體不好。

我們才剛到沒多久??!朗一不解,頓了一頓,想起一個可能性,這才問道:杜先生是不是有事情?

杜先生猶豫了一會:

也不算很重要的事,只是剛好到了這里,是有一點事要處理。

朗一捕捉到奇怪的詞匯:

這里?這附近嗎?這海邊能有什么事情呢?

杜先生點點頭:

是這里沒錯。

朗一低頭想了一下,又問:

需要很久嗎?

杜先生微微一笑,看起來有點神秘:

應該不需要。

朗一沒想到其它,跟著就道:

那我在這里等你。

這……杜先生皺著眉,有些兒猶豫:你到車里等好嗎?

朗一搖搖頭,以為杜先生擔心的是他的身體,立刻露出開朗的笑容,保證道:

放心!我不會靠近海的。天要是熱了,我就會到你的車上等。

杜先生皺起眉:

但是……問題不在天熱,但他又該怎么說?

見杜先生還在猶豫,朗一望了望湛藍的海洋,又回頭渴望地道:

我想多看點海。多感受一點活著的感覺。

聞言,杜先生思及這是朗一最后一次看海,不覺心中一軟,暗暗嘆了一口氣:

好吧!

這附近并沒有其它亡靈接引者活動的跡象,應該不會出什么事情吧……

之二:步往絕望

海面上,一艘雙椲帆船飄飄蕩蕩。船上三個男人一籌莫展地癱坐著。

怎么辦?一個男人舔了舔唇,問出了這段時間不知道已經重復幾次的問題。

他們已經迷失方向好幾個小時了,穿著單?。孕舻纳眢w曝曬在炙烈的陽光下,開始感覺到痛了。

等人來救。另一個男人抹了抹額頭上的汗,雙眼卻連眨也不敢眨一下,一直盯著海面,期待能看到船只經過。

如果有手機就好了……一開始問話的男子低聲懊惱著。

第三個男人瞪了一眼,氣悶地道:

帶了也沒用,根本收不到訊號。何況,帆船在浪尖上顛簸得厲害,濺了海水,哪還能用呢?

他們三人相偕駕著帆船出海,本是為了慶祝脫離家族獨立的自由生活。一路上,三人輪流控制帆船,空閑的人則是各自娛樂,直到幾個小時前,他們發現了海豚的蹤跡,激動之余,一直追著海豚跑,等到過神來,卻已經迷失了方向。

他們本來一直在可以望見陸地的范圍內玩耍,所以根本沒人攜帶指南針一類的東西,帆船上雖然有無線電系統,但不管怎么呼叫,卻都像石沉大海,完全收不到回音。到現在,他們只能期望有船只經過,好讓他們求救。幸好船上的水還充足,應該能頂個一兩天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無線電依然沒消沒息。拚命集中起來注意海面的精神,也開始渙散。

要是再不出現船,他們就要被熱昏了。

??!有船!一直望著海面的男人驚喜地跳了起來,卻因為身體有些虛脫,險些栽了下去。

其余兩人聞言,也跟著蹦了起來,一看,果然是有一艘船!

遠遠看,潔白的船體、筆直的椲桿,比例上偏高的船身,船型看起來竟像是游輪的模樣。船頭不見任何旗幟,但三人在海面上飄蕩幾個小時,好不容易看到這一艘船,哪管得了沒有旗幟的船只是不是來路不明,都急得拚命朝著船只揮手,還脫下衣服用力甩動,就是希望引起那艘船的注意。

皇天不負苦心人,那艘船轉了向,朝著他們開來……

船只近了,果然是艘游輪,噸數不小的船身上印著色澤鮮明的D字艦字樣。

三人心中疑惑一閃而過。

印象中,沒聽過有那家游輪旅游公司所屬的船只用這種方式命名的……

還沒想明白,一道身影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就在船頭的位置,站著一身黑色西裝筆挺的男子,這樣的裝扮在哪里都不會讓他們覺得奇怪,但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艘游輪的船頭上,出現這樣裝扮的人,就不是古怪兩字可以形容的了。

三人面面相覷,都看出對方臉上同樣的詫異。

是個怪人,不過眼下他們獲救要緊,也顧不得救他們的人是不是怪人了。

船只一靠近,三人連忙大叫:

幫幫我們,我們不小心飄得太遠了,可以送我們上岸嗎?

船頭男子點點頭,讓三人松了一口氣。接著就見游輪那頭拋來繩索,三人手忙腳亂地將繩索纏在帆船上,讓游輪將帆船拉近。

海浪起伏,加上兩艘船的高差,讓帆船靠在游輪邊,顯得有些危險。三人正想著怎么辦時,游輪下墜下繩梯,三人想都沒想,就攀了上去。

要回岸上,到又穩又有遮蔽的游輪,當然比在帆船上顛簸來得好。

海浪不停拍打,游輪卻穩穩地靠著帆船,讓三人順利爬上船。

應該有個非常高明的駕駛員吧!這是三人登上船時心里的想法。

那名穿著西裝的奇怪男子很快迎了上來。三人見狀,對看一眼,其中一人代表似地開口:

那個,我們迷失方向,無線電又失靈了,幸好遇上你們,真是謝謝你們。

雖然是說你們,但三人早注意到甲板上除了這個西裝筆挺,看起來不過三十的男子之外,根本沒有其它人。按理說,海上救人多少會吸引些船員或乘客觀看,眼前這狀況,三人是滿心古怪,卻又不好追問。

西裝筆挺的男子勾起嘴角,像是笑,卻又沒有笑意。

哪里!只是時間到了。男子一臉莫測高深。

時間到了?三人一愣。

什么時間到了?另一名男子忍不住問。從這艘船出現開始,總有說不清的古怪在醞釀……

不!沒什么。我是說,幸好我回航的時間到了。西裝筆挺的男子這般解釋,很快又扯開話題:在海上好幾個小時,你們都累了吧?進來吃點東西吧!說著兀自走向船艙,三人只好跟著他走,心思被吃東西吸引住,卻沒注意到男子為什么知道他們已經被困好幾個小時。

西裝筆挺的男子領著他們到船艙里。寬闊的船艙裝潢頗具品味,完全原木的設施和擺設,一看就知道價格不斐,但卻同樣沒有其它人。

男子指著船艙一角吧臺旁的長桌道:

先吃點東西補補元氣吧!你們要去的地方很快就會到了。

三人的確是餓了,聞言大喜,又是不停道謝:

真是太謝謝您了。

男子微笑不語,看著三人在椅子上坐定,拿起碗筷就開始吃。

桌上有一碟熱炒,一盤涼拌海帶,一碗又濃又香的玉米濃湯。此外,就那么剛好地擺著三副碗筷。

菜色不算講究,卻是熱騰騰剛出爐的模樣,三人餓極,都沒多想,只覺簡單的菜肴比山珍海味還好吃。直吃了好一會,三人才想到一旁站著的男子。

呃!你不吃嗎?其中一名男子尷尬地問。桌上有熱食,應該是船上的人剛好要用餐吧?但問完才發現,桌上并沒有多余的碗筷。

西裝筆挺的男子搖搖頭:

我已經吃飽了。你們盡量吃。

吃飽了?三人吃了東西,有心思想點別的,又感覺古怪了。這桌上的菜肴熱騰騰的,不像有人吃過,碗筷也是干凈的,怎么這人說他吃過了?

奇怪歸奇怪,三人也不好意思多問。話題一拉開,又忍不住問:

那個,您在船上都穿西裝嗎?

即便是高級游輪,頂多就是制服。何況,就目前看起來,游輪上并沒有載客,還穿著西裝也實在奇怪了點。

西裝筆挺的男子倒顯得自在,微笑道:

這一向是我工作時的服裝。

是這樣?船上明明沒有乘客,難道這人一登上游輪就要穿西裝?果然是怪人!三人對看一眼,決定別問這人的事了。

換個話題,又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

咦?怎么都不見其它人呢?

一艘船上,總不大可能只有一個人,這么大艘游輪,光是機組員,肯定都有兩個以上,怎么他們上船這么久,都不見他們呢?

男子微微一笑,拉開一張椅子坐下,淡淡道:

這船上只有我??!

此話一出,三人同時毛了起來。

剛剛,這人站在船頭,可這船卻是穩穩地靠著帆船……現在這人說,這船上只他一個?那船是誰控制的?

不自覺的,三人都放下碗筷,緊張地坐直身體。其中一人見氣氛有些尷尬,只得哈哈一笑:

你、你是開玩笑的吧?哈、哈!

其余兩人一想也是,船沒人控制哪能????多半是故意開這種一點都不好笑的玩笑吧!

見狀,男子笑了笑,也不辯解,兀自抬起手看手腕上的表。其中一人眼尖,發現表上的指針形狀怪異,半彎著由粗到細,有些兒像是死神的鐮刀片……

這人連忙搖搖頭,甩開這個荒謬的聯想。

他一定是被太陽曬昏頭了,這年頭哪來的死神!大白天難道還會撞鬼嗎?

他正忙著安慰自己,男子放下手腕,突然開口了:

時間差不多了。你們都吃飽了吧?

時間差不多?三人沒聽懂,只好回答后面一句:

吃飽了。謝謝你的招待。

雖然這人很怪,但是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少。

哪里,冷菜冷飯,你們吃得慣就好。男子也客套地響應。

冷菜冷飯?這人怎么盡說些胡話?飯菜分明是熱的??!

才這么想著,三人的目光不自覺掃了桌上碗盤一眼。這只是思考間不自覺的動作,沒想到看到的東西卻讓他們**發軟。

桌上的熱炒,成了一盤黃黑交錯的沙子,涼拌成了一堆雜亂的海草,濃湯卻是一碗有著小魚游著的水!

這是什么……!

三人驚得差點昏了過去。剛剛的菜到哪里去了?為什么成了這種東西?

三人一想到他們剛才竟然吃了沙子、海草,還有活生生的小魚,就覺得喉嚨像是被什么卡住,喘不過氣,也說不出話。胃在翻滾,想吐卻吐不出來。

怎么啦?你們剛才吃的就是這個??!味道還不賴吧?西裝筆挺的男子微笑地道。

那笑,很深但很冷,霜似的凍結了三人的心臟,三人只覺得%.口越來越緊縮、越來越痛。全身力氣瞬間消失,癱軟地摔下椅子,跌在艙板上。

就在這時,四周的景象突然一變!艙房消失了、華麗的裝潢消失了、桌子消失了、地板也消失了!三人感覺身下一空,迅速墜落!噗地落到水中。

陽光正烈,沁涼的海水一瞬間變得如寒冰般凍人。

啊──!三人想慘叫,卻發不出聲音,想掙扎,卻在緊揪著的%.口痛楚下,連擺動手腳都困難。

冰冷的水灌入口鼻,痛苦沒有很久,海水像是瞬間凍結了意識,對死亡的感覺也只在那一瞬,沉滅的意識伴著沉墜的身軀。那就是結束……圓瞪的雙眼,最后映著的是無垠的碧藍蒼穹。意識最后那一點,記憶的是驚駭與茫然。

西裝筆挺的男子,穩穩地站在海面上,俯視緩緩消失身影的三人,起伏翻涌的海浪似乎對他沒半點影響。海風呼嘯,最后一個浪頭,淹沒了最后一眼、最后的遺憾。

死亡就是這么一回事,再多眷戀,死后,就連浪花都不會為它惋惜,不留情地卷走、碎裂、消沒。

長嘆一口氣,仰頭望著天空。

天依然碧藍,死亡、絕望都不會讓它褪色,這就是世界的真理。

蹲**身,低下頭,略顯蒼白的手按進海面,緩緩回抽,淡淡的白影在指間延伸。男子看著,嘴里低聲呢喃道:

亡靈的引導者,此刻,你們找到死亡的道路。

說著,白影旋轉、消失,男子抬起頭朝向陽光,緊閉著眼,臉上僵硬的線條,像在訴說痛苦。

接引了亡者,卻接引不了死亡的遺憾……

多么詭異的安排?幾個小時前,帆船上的三人就落入了死亡的邊緣世界,等著亡靈接引者做最后的結束。命運的框框,框著每個人,生者、亡者,誰都逃不掉,亡靈接引者,不過是工具罷了……他明白,卻不能釋懷。

拋開感嘆,男子站起身,收拾心情。

他必須放下對已死之人的愧疚和罪惡感,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還有一個人在等著他。很多遺憾無法彌補,而有些遺憾,他想盡量減少。

雖然經過這一番耽擱,但他并不太擔心,因為,在生與死的交界,時間的意義會截然不同。在界在線的一小時,生者的世界,不過十幾分鐘罷了。他有很足夠的時間回去與朗一會合,之后,他的任務就是盡量讓朗一的生命,畫下最好的句點。

朗一坐在堤防上,遠遠看著白色的海灘和飛舞的浪花,反反復覆,韻律來去。

嬉戲的人們臉上歡娛的笑容感染了朗一,讓他也情不自禁微笑起來。

曾經在沖浪板上活躍的他,如今只能望著海洋和人群,竟然也沒有太多失望或遺憾。他清楚明白,下一刻他可能連這樣微薄快樂都會失去,又怎能挑剔?只要能分享一點喜悅的感覺,盡管屬于他人都好。

杜先生已經離開好一會了,朗一心中有些不安。沒有手表,朗一不清楚到底等多久,但沒有杜先生在身邊,他心里還是不踏實。

畢竟,他的病是在杜先生來了之后才穩定的。杜先生一不在,他總有那總隨時可能發病的擔憂?;蛟S他該聽杜先生的話,上車去休息……

朗一搖頭甩去無謂的擔憂。

他真的想太多了。他開始依賴杜先生了,他應該學著更獨立一點才對。就算下一刻發病了,他也該平靜接受才是,畢竟,能看著天空、海洋走完最后一程,已經是幾個月前病房里的他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就在朗一被自己思緒困擾著的時候,孩童的尖叫喧鬧聲從背后傳來。朗一還來不及回頭看清楚,一樣物事卻從側邊砸上他的頭!

一瞬間,朗一眼前一暗,虛弱的身體一晃,險些掉下堤防。

抓著水泥堤岸,朗一驚魂未定,昏沉之際,看到一顆皮球掉下堤防。

原來是顆小皮球打中他,沒想到他虛弱到一顆小皮球也能打昏他。

朗一一邊晃著昏沉的頭,一邊無奈地想。

哥哥……對不起。稚嫩的童音響起,軟軟的,帶著愧疚,聽起來卻莫名地遙遠。

朗一順著聲音看過去,視線有點迷蒙,看不清楚來到他身旁道歉的孩子長得什么模樣,只能連忙安慰:

沒、沒關系。我沒事……只要度過暈眩就沒事了。

朗一甩了幾次頭,一直甩不掉暈眩感。不只如此,呼吸也開始不順。朗一逼迫自己深吸幾口氣,好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些。

真是抱歉,小孩子淘氣,你沒事吧?緊接著是一個大人的影子,低沉的聲音和寵溺中夾雜無奈的語氣說明了他的身分,孩子的父親。

朗一搖搖頭,努力擠出笑容想要安慰這對父子,不過連他也不知道這笑容究竟成不成功。眼前有種越來越黑的感覺,陽光像是再也照不進來……

你真的不要緊嗎?孩子的父親口氣不一樣了,開始緊張。

就在朗一想要開口安慰時,一種恐怖又熟悉的震顫從頸椎蔓延開來,迅速席卷全身……

不……不……

朗一全身發抖抽蓄,恍惚中還聽見孩子的父親驚慌的叫聲和小孩無措的哭叫……

力量迅速抽離,全身只剩下痛苦和熟悉又令他痛恨的渴望。

杜先生……杜先生在哪里?

朗一很清楚他的病一但發病,會是怎樣生死一瞬,但,不知不覺,朗一就是相信只要杜先生在,他一定能安然度過。

究竟過了多久?朗一只覺得眼前越來越暗,渴望越來越大。

來不及了……朗一就是知道,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意識越來越模糊,直覺地,他知道最后一刻已經來了。朗一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楚天空,眼前卻是糊成一片的黑影。

光呢?

奶奶……朗一**著叫喊他唯一的親人。那是他唯一的牽掛,等不到他回去的老奶奶……

朗一全身痛得揪在一起,聽不見也感覺不到……所剩下的是只有發病才會有的渴望……

他要水,好想要水……他可以不要呼吸,只要有水……有水就可以解救他全身糾結成一團的肌肉和神經……有水就可以舒緩他從血液開始沸騰怒吼的干熱……

水……水呢?

誰……給他水?快給他水……!

一片黑暗中,一個人影逐漸清晰。

是杜先生?朗一努力想看清楚那人的容貌,卻在不停模糊的視線影響下,怎么都看不清。隱約,那人向他伸出了手。

朗一的完全被那只手吸引了,因為那蒼白的手上,捧著清澈冰涼的水,源源不絕地涌出,多余的水自指縫溢出、落下,滴滴答答的聲音完全勾住了朗一的靈魂。

水……他要的水……

一瞬間,他掙脫了所有痛苦,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靈異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腹黑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靈異小說
靈異小說

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尸,他們正在對你講述著這一些其他人都聽不到的故事喲!老鐵文學網本次為你提供了最優質好看的靈異小說!更多精彩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河南快三遗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