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民國奇案之海河浮尸案

民國奇案之海河浮尸案

民國奇案之海河浮尸案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21 16:39

評語:行文不乏幽默,是一部立意精巧、風格鮮明、有較強感染力的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篇幅安排合理,太喜歡了,推薦

但他出了什么事?!他現在在哪? 劉廷是死是活! 陸茜控制不住自己,在外面一邊哭著,一邊又繞著院子看了一圈,最后絕望了,捂著嘴,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原路走回到車子里。 一進車子,陸茜關上車門,自己和外界隔絕開了,陸茜立即就崩潰著伏倒在方向盤上大哭起來! 絕望,恐懼……對劉廷可能出事的深深絕望和恐懼…… 接下來怎么辦?劉廷應該不是被自己家族的人給抓起來了。那他到底被誰抓起來了!他在哪里?!在哪里?! 陸茜哭了幾分鐘后,心中已經徹底慌了,毫無主意。 先回家……還是先去看尹妍希,告訴尹妍希這個可怕的結果?! 陸茜對和尹妍希對話,告訴尹妍希這個結果有一種神經質一樣的恐懼…… 先離開這里,先離開這里…… 先離開這里…… 去哪?!…… 自己……已經徹底沒有主意了…… 喜歡上一個人……好痛苦…… 大老板接到電話時,習慣性的回頭看了一眼書房的落地鐘,下午四點半。 “哪位?” “大老板,我們跟蹤陸茜,她到了城南,去了,去了救人一命俱樂部的召集地?!?“什么?現在呢?” “我們的人還在跟蹤,我離開他們,先找了個電話給你匯報?!?“……好?!?掛了電話,大老板坐到大班椅上,點著了一根煙,皺眉頭抽了兩口煙,突然站起身子。手扶在電話機搖桿上,猶豫要不要申請進入工廠,去尋找線索。 陸茜絕不會平白無故去救人一命俱樂部。陸茜和尹妍希聯系過,那就是尹妍希告訴了陸茜,劉廷查到了那個地方…… 劉廷去那里,劉廷就可能查到工廠。 劉廷如果發現工廠,那就可能要惹出大麻煩。 但如果自己向自己幕后的老板匯報,但劉廷沒有去工廠。自己就可能有麻煩…… 那怎么辦? 大老板猶豫了很久,還是手放下了電話手柄,拿起旁邊衣架上的帽子,戴在頭上,急急忙忙向外走去。 一個小時后,五點半,大老板到達城南,又用了十分鐘到達救人一命俱樂部。 那里新的一天新的一批工人正在被送到。大老板查看了前一天名單,詢問是否有可疑的人。沒有收獲。 晚上八點問到外圍巡邏的人的時候,有兩個人說昨天碰到過一個在圍墻外偷聽的人,穿著破爛,但看氣色,又不大像普通工人。 大老板就這個工人,用了半個小時核對所有人的信息,想要確認是不是劉廷。之后大老板再次查詢表格,劉廷混進工廠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晚上九點半鐘,大老板終于下決心,用二十分鐘找電話,先給陸茜父親匯報,陸茜父親大發雷霆,命令大老板在原地等待,之后陸茜父親直接給上級打電話。天津市議會正在改選,上級在密切關注選情,延遲了接近四十分鐘才接了電話,聽了匯報后沒有結論,直接向更上級打電話。 晚上十一點,更上級命令立即徹查工廠,同時停止浮尸計劃,防止工廠曝光,造成無法挽回損失,同時問天津市議會選舉情況。 最新計票結果,天津市議會幾乎已經被他們控制。 除了劉廷可能混進工廠的事情以外,所有的事情進展,都和預想的完全相符…… 幾層轉達信息到達大老板時,已經接近凌晨十二點半。大老板瘋了一樣命人驅車趕往工廠。 凌晨一點半到達北郊的工廠。大老板又去帳篷查劉廷,半個小時后才查清白天有槍擊案。 凌晨兩點,大老板趕往14號廠區。 凌晨一點五十分,劉廷的%.口,被一把手術刀逼住。冰冷的刀刃,觸到劉廷%.口%骨上的皮膚,除了冰冷,幾乎沒有疼痛感覺。 那個解剖劉廷的人注意力異常專注。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解剖,這是在創造精致的人體藝術品…… 所以一點失誤,都會破壞整個最終成品的完美。 必須專注。 劉廷猛地起身,同時用自己雙手猛地抓住那個人握住手術刀的手。 那個人被突然動彈的尸體驚到了,腦海中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進行抵抗。 旁邊手里還拿著一把手術刀的護士只是眼睛睜圓,呆呆看著做起的尸體。 看著劉廷握住上級的手,手里還拿著那把手術刀,劉廷整個身子猛地從chuang上落下來,手仍然捏著那個人的手,那個人摔倒。身子撞到裝著手術器械的推車上。 推車被撞倒,手術器械撒了一地。 護士往后退了一步,身子僵硬,仍然呆呆看著眼前一切。 劉廷和那個解剖專家角力。兩個人都用力到臉孔扭曲,臉上青筋暴起,面目猙獰。劉廷用力往下壓手術刀,吧手術刀的刀刃扎向專家的%.口心臟位置。 那個專家用雙手用力推著手術刀往外。但力氣沒有劉廷大。手術刀冰寒的刀刃漸漸壓下來,自己手越來越往后彎曲,越彎曲,越使不上力氣,刀刃漸漸偏轉,本來是和%.口皮膚平行,現在變成了刀刃向下,慢慢刺下去,刺下去,最后專家感到%.口冰冷感覺襲來,刀刃有一小段末進了自己身體里。 刀刃周圍的白色褂子被慢慢擴散的血水渲染著擴散開來。 專家感到身子痙攣起來,心臟應該是跳動不順暢,大腦開始出現缺氧難受的眩暈感。刀再往下。專家的手慢慢都松開了。最后手術刀徹底刺進了專家身體。 專家手劇烈痙攣著張著凝固在空中,嘴也保持著好像正在大喊大張開怪異的姿勢,眼睛圓睜,死不瞑目的看著劉廷,身子抽動了幾下,徹底不動了。 劉廷坐了起來,渾身,腦袋上布滿汗水,坐在地上大口喘著氣。 那個護士仍然呆呆看著劉廷,大腦一片空白。 劉廷看那個護士,用手擦了擦汗,問道:“這里還有人嗎?” “沒,半夜只有我們兩個人解剖尸體。其他人明天一早來?!?劉廷點了點頭,指旁邊門旁的衣服掛架:“把他的衣服給我拿來?!?護士猶豫了一下,過去,把衣服拿下來,地給劉廷。 護士的手抖得厲害。 劉廷起身,把衣服穿在身上。然后看房間內:“這里有槍嗎?” “沒……沒有。這里是重要部門,不準配槍?!?“膠布呢?” “有……有……” “在哪?” 護士轉身,快速打開門旁邊桌子抽屜,從里面找出來一卷膠帶,遞給劉廷。 “你過來,把膠帶遞給我,背對著我站著。我不會傷害你?!?護士走到劉廷身旁,劉廷把膠帶接過來,撕開:“雙手背到背后?!?護士照做,身子顫抖的更加厲害。劉廷把膠帶一圈一圈開始纏繞護士的手,然后問道:“浮尸出發的車子什么時候出發?” “后……后半夜?!?“車子在哪?” “在,在東邊隔壁的院子。但那里和這里之間有安全門,有人執勤。你走不過去?!?“還有什么逃出去的通道?” “……” “說!” “沒……應該沒有……沒有了……”護士說話已經帶著哭腔。 劉廷心里罵娘,護士沒膽子欺騙自己。那就是真的沒有通道能出去!接下來怎么辦?! 現在……劉廷一邊纏膠帶,一邊抬頭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現在還不到凌晨兩點…… 還有四五個小時才會天亮……自己還有時間,一定還有辦法! 大老板低頭看表,凌晨兩點零七分,大老板大聲訓斥口吻問司機:“他媽的還有多遠???怎么還沒到14號工廠???” “還有兩分鐘車程!馬上就到!” 好!劉廷!就讓你再活幾分鐘! 大老板焦躁看著外面無休無止的監獄一樣的高大圍墻。自己坐在第一輛車里,后面還跟著三輛車,每輛車上五個人,每個人都帶著子彈上膛的軍用步槍。十幾個人,對付劉廷,措措有余!之后還有任務要做!劉廷他媽的給自己惹的麻煩!劉廷要害死幾千人! 遇到劉廷第一任務,就是立即擊斃他。同時所有守衛和工人,為了防止還有劉廷的同伙,工廠要完全封閉幾日,所有守衛都要看押,審訊后全部槍斃,之后在14號工廠進行尸體銷毀,不準進行實驗,不準進行尸體利用,更不準暫時再生產浮尸,全部銷毀。 這都是拜劉廷所賜! 大老板很擔心自己的安全……自己和陸家的人有本質的區別。陸家人應該都不會有事,高層會保他們。但自己的未來……很不好說。 自己和他們的本質區別…… 自己再忠心,再賣命,對方也不會真的信任自己這類人! 劉廷不是已經被中統秘密處理了嗎?!為什么還是陰魂不散!還膽子大闖進工廠來了! 前面大門出現。大老板乘坐的車子開始減速,副駕駛上的下屬不等車子停穩,跳下車子跑過去給守衛看手令,然后跳回到車子。守衛知道出了大事,立即開門,車子加速沖進大門里。 又往前開了一點,大老板到達了解剖實驗區。眾人車子停好,下車,有人上前去敲門。但實驗室的門沒有人回應。那人再敲門,然后回頭看大老板。 大老板心中涌起不祥預感,低頭看表,時間是兩點十一分。大老板打手勢,命令眾人把槍掏出來,又對那個敲門的下屬使用手勢,讓他去看旁邊的窗子里面。 那個人小心到窗子旁邊探頭,一眼就看到解剖專家,同時是14區解剖實驗區的負責人,已經躺倒在手術臺旁。 小護士手腳被膠布捆住,嘴也被膠布捆著,坐在地上,圓睜著眼睛,一動不動,滿臉驚慌看著窗外,和那個下屬對視。同時腦袋微微搖擺,似乎在努力傳達著什么意思…… 下屬再往里探身,去看整個解剖室,里面空空蕩蕩,沒有劉廷的蹤影?! 大老板這時候也已經走到那個下屬身后,也往里看,心中驚訝。猶豫了一下,對身后下屬小聲吩咐道:“撞門,看到人立即射擊,格殺勿論!” 身后幾個下屬走到門口,大老板也走過去,都把槍準備好,兩個開門的下屬去扭門把手,門把手慢慢彎曲,扭到一定角度時,突然門鎖砰的一聲脆響,門彈開了。 屋內仍然沒有動靜。下屬慢慢把門推開。屋內安靜,那個護士看到他們進來,滿臉驚慌焦急神色,不住錚著膠帶努力搖頭。下屬和大老板都不明白護士到底是什么意思? 眾人先后慢慢走進了解剖室,但還是看不到人,護士盯著旁邊一扇通向里屋不知什么地方的房門,呼吸急促。大老板慢慢走到那扇房門前,回頭看著護士,用手指房門,臉上現出詢問的表情。 護士立即快速努力點頭,然后又不住搖頭,示意大老板不要開門。大老板更加疑惑,猶豫了一下,往后退了兩步,抬起槍,瞄準那扇門,旁邊下屬看到大老板動作,也有樣學樣,保持好和門距離,抬手瞄準那扇門。 大老板突然鉤動槍擊開始對門射擊,門只有薄薄一層木制門板,立即被打出數個彈孔。旁邊的下屬也同樣開槍射擊,打了五六槍后,隨著大老板一起停止射擊。 彈頭落地的清脆聲音,沉悶巨大的槍聲停下來,眾人都抬著槍,盯著那個門板。四周死一樣寂靜。 門板上彈孔,有幾個彈孔慢慢滲透出了人的血跡…… 劉廷……躲在門板后面!打中他了!大老板和下屬都看著血從那幾個彈孔越流越多,門好像長出了眼睛,流出血紅的眼淚一樣,景象說不出的怪異…… 眾人仍然瞄準著門板,眾人靜止等著,總覺得哪里不對勁……這時候,突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那扇被打了無數子彈的門,門把手突然開始慢慢轉動起來。 眾人都驚呆了!這怎么可能?!劉廷中了這么多槍!怎么還能扭動門把手??? 但門把手仍然在慢慢旋轉,眾人都瞄著門,往后慢慢退。屋內除了門把手粗糙的吱吱呀呀的扭動聲外,靜到讓人心底發毛…… 門把手扭到了盡頭,啪的一聲脆響,門鎖開了,門慢慢彈開了一條縫隙,門軸發澀的吱呀扭動聲,門縫越開越大,越開越大,慢慢開到了盡頭。眾人看著門里面的景象,看著里面地上流了一地的鮮血,瞬間都明白了剛才他們射擊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 眾人看著眼前的恐怖的一切,都感到一股死亡威脅的冰冷感覺,籠罩全身! 十分鐘前,劉廷費力將護士捆綁好。跑到通到外面的門旁,把門打開,向外面院子跑出去,剛跑了幾步,劉廷就聽到外面發動機聲音。至少三輛轎車的發動機聲音在死寂的夜里從遠處傳來,迅速擴大…… 有人來了?! 劉廷緊張的站在原地,聽著聲音。車子停下了,但過了一陣,工廠大門打開聲音傳來,車子發動機聲音再次加大,真的有人來了! 劉廷緊張地四處看。這是一個只有前面出口的封閉院子!自己無路可逃! 劉廷心底涌起一股絕望感覺,額頭已經滿是汗水……猶豫了一下,車聲更大更近! 先回到屋子里……劉廷立即轉身跑回到屋子里,回身把門關好。透過窗子往外看,看到遠處墻壁被若隱若現的車燈光照亮,越來越亮…… 劉廷回頭緊張的看解剖室屋子,突然看到后面有一扇門。那扇門后面,會不會有其他出口?! 劉廷立即跑過去,手握住那扇門的門把手。 但奇怪的是……握住那扇門門把手的瞬間……劉廷就感到一股難以描述的恐怖陰冷寒意從自己后背擴散開來,一種死亡臨近一樣的陰冷氣息?。。?! 但外面車聲更大,車子真的是開向這里! 劉廷扭動門把手,把門打開,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驚到了! 眼前…… 是一條通到地下的漆黑地道,完全的漆黑,一點光線也無。 劉廷猶豫要不要下去,手扶住門口門框,手掌摸到了墻壁上的開關,劉廷偏頭看了一眼開關,按下,沿著通道整齊的一排燈泡一起亮了起來。 劉廷鼻子里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那種味道,和自己白天在地下聞到的味道相近。只是這里更濃烈…… 突然地下響起人的哀嚎一樣的哭聲尖叫聲。聲音在地道內反射回響,空空蕩蕩。 下面有人…… 劉廷愣了一下,往下走了下去,身后房門被彈簧拉著吱呀一聲關上。地道內變成與外界隔絕的封閉空間。 下面的聲音也安靜下來。 劉廷向下走著,走到了斜通道盡頭。下面是一個兩邊都是鐵欄桿編成的一個一個獨立牢房。一共十個牢間,分布在走廊兩側。 走廊盡頭是一個安在墻壁上的水龍頭,龍頭上接著水管,水管安靜地躺在地上,地上和牢房里都有被水沖刷過的痕跡。 前面兩個牢房是空的。再往后第三四個牢房里,分別關著兩個比之前劉廷的那個下屬隊長還要瘦,幾乎身上看不到一點肌肉,就好像是人皮包裹起來的骷髏骨架,頭頂稀疏的幾根頭發緊貼著頭皮,是被水龍頭沖洗過后貼上的。渾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沒有穿。 地下室很潮濕,屋子地面也是濕的,到處全靠水龍頭沖洗,包括被關在這里的這些人。 后面六間牢房,也全都關著人。每間一個人,全都是瘦到讓人毛骨悚然。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作為人應該有的樣子,都已經變成了活鬼…… 最后左邊一間關著的人躺倒在地上,眼鏡不正常的大睜著,看著天花板,死不瞑目。嘴也張著,參差不齊有些已經脫落的長長的牙齒露著,臉完全就是骷髏樣子,已經瘦的完全看不到一點肌肉,嘴里和鼻子有血和白沫冒出來,已經暴斃死了。 天花板上有一個好像澡堂蓮蓬頭的東西懸掛著,蓮蓬頭每個孔洞都有淡淡的白煙冒出來。 劉廷看著那些人,那些人都雙手緊抓著鐵欄桿看著劉廷。 雙方僵持。 距離劉廷最近的那個人慢慢伸手,手指甲都已經脫落,眼神中滿是渴望,死盯著劉廷。 劉廷看那個人的手,突然想起早先掐住自己脖子的那個自己以前的下屬隊長。劉廷看欄桿,發現那個人另一只手握著欄桿,欄桿是比一般牢房欄桿直徑幾乎還要粗上一倍的鋼筋做成。在鋼筋的表面,一條一條和那個人手指粗細相當的抓痕清晰可見…… 樓上門外響起腳步聲。那些人已經進到解剖室里來了!劉廷聽到自己清晰地心跳聲,手心冒汗,突然看到入口那邊墻壁上,掛著一大串鑰匙。 劉廷立即跑過去,拿起鑰匙,那七個人看到劉廷動作,表情都興奮生動起來,看著劉廷。 劉廷快步走到第一個牢門前,低頭看鑰匙,鑰匙上寫著編號,劉廷立即把鑰匙從上面分別拽下來,快速遞給那七個人。那七個人立即自己去開鎖。 第一間牢房的人開鎖速度最開,打開后,回頭看了一眼劉廷,邁開步子就往上面走去。沖到門口,其他幾個人也都打開門,看著外面。他們都已經聽到上面有聲音。 第一個活鬼站在門板后面,耳朵慢慢貼在門板上聽外面的動靜。其他人都聚攏在往上的樓梯下,緊張的看那個人。 突然砰砰砰砰砰!連續密集的槍聲響起來,那個貼者門板聽動靜的活鬼身子猛地晃動了幾下,撲通一聲,躺倒在地上。鮮血從他身上流下,在地面擴散開來。 屋內安靜下來。下面的六個活鬼都露出驚慌的表情,一動不動,繼續盯著門板。 劉廷也緊張盯著門板那個被打倒的活鬼…… 那個活鬼,突然手從地面舉了起來,慢慢……慢慢抓住了門把手……然后帶著滿身彈孔……又站起來了!站在原地,那個活鬼低頭看自己身上的彈孔。 下面的劉廷和剩余的活鬼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到了,都呆看著門口。 突然門被打開了,那些門外大老板的手下猝不及防猛地看到了滿身彈孔,刺身**的怪物站在門口,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個活鬼看到那些人,腦袋迅速四面轉動,大大突出的眼睛掃視了一圈,最后眼光落到了那些人手里的槍上。 那些人也注意到那個活鬼的目光,雙方都有些不知所措,都呆立在原地。突然那個活鬼猛地張嘴嚎叫著,向前用力一蹬腿,整個輕飄飄的身子就好像漂浮一樣猛地往前踏了一米多距離,瞬間就到了大老板身前,一伸手,猛地抓住了大老板拿槍的手腕。 大老板完全沒有防備這個怪物行動速度竟然這么驚人!猝不及防,手腕被抓到后,本能反應,瞬間就往回抽手腕,但還沒等抽出來,就感到自己手腕,仿佛被兩根細鋼筋緊緊勒住,完全無法抵抗的巨大可怕力量,手腕被迅速越捏越緊,眼看著自己肉皮內陷,肉皮被生生掐斷,下面骨頭關節露出來,也被生生掐斷,咔的一聲,大老板感到自己被掐住的胳膊突然被松開了! 但大老板自己還在用力往回扯,用力下胳膊猛地抽回來,自己身子也往后退,同時胳膊抬起來,大老板立即看到自己的胳膊上整個右手全都不見了!只有血肉模糊的斷面,突出的兩根白骨支撐在手臂末端! 大老板看著自己手臂,殺豬一樣高聲嚎叫起來,在回頭看,看到那扇房門后地道里,又走出來六個怪物!自己的下屬有幾個在對那些怪物拼命開槍!還有幾個也都被那些個怪物抓住,手臂胳膊,甚至%腔腹部,凡是被他們抓住的地方,都被他們硬生生給撕扯開了! 鮮血亂噴,慘叫聲,怪物猙獰興奮的表情……這是什么地方?!這些怪物……又都是什么東西?! 劉廷這時候也走上樓梯,站在地下牢房門口。那七個人回頭一起看劉廷。劉廷下意識打了一個冷戰。 他們會不會對自己動手?突然其中一個人看到了教授的尸體,立即跑到尸體旁邊,那個護士小姑娘渾身顫抖看著他們。他們幾下就把教授尸體在地上,撕成一大灘再也看不出原來模樣的尸肉堆。教授的腦袋放在最高處。 幾個人渾身是血,哈哈大笑起來。 護士尖叫。那幾個人回頭,有一個人突然過去,一把抓住小護士的脖子,用力向下掐下去,護士脖子好像被捏住的香腸,只聽到噗的一聲就斷開了,頭歪在肩頭,然后慢慢滾落到地面上。滾到了劉廷身旁。 其中一個人突然走到了窗邊,往外看,眼神貪婪,那種長時間沒看過外面世界的貪婪。其他幾個人也都過去,看外面。 劉廷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渾身輕輕發抖。 突然其中一個人回頭,問:“你知道出去的路嗎?” 劉廷立即點頭。 那個人說道:“帶我們出去!” “好……” “你是什么人?” “我也是被他們抓進來的人。和你們是一起的!你們是什么人?” 幾個人互相看看,其中一個人說道:“我們是……實驗品?!?被撕碎的那些人的衣服都不能穿。幾個人從衣柜里找出醫生和護士的制服和便裝穿上。還有三個人繼續光著身子。護士的衣服,他們穿上,顯得有些怪異的肥大。 往外上車的時候,突然那個中了幾槍的那個人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面上??诒橇餮?,眼睛圓睜,一動不動。劉廷過去蹲下來摸那個人的呼吸和脖子上的動脈,都沒有動靜。其他六個人繼續上車,沒有反應。 他們并不是不會死亡的僵尸,而是把有限的人的潛能榨取透支到極限的怪物! 另外六個人對那個人死亡毫不在意。領頭的人對劉廷口氣冰冷到讓劉廷渾身毛骨悚然:“快上車!我們如果出不去,和他很快還會見面!” 劉廷上車,那個領頭的人坐在副駕駛,拿著槍對準劉廷,另外五個人擠在后座,后座竟然還顯得有些寬松。 車子發動,向前開去,沿著長走廊走了幾百米,前面出現了守衛,伸手攔車。其中一個守衛懶洋洋得意的向車子走過來。 劉廷停了下來。那個副駕駛的人和其他幾個人都把槍瞄準了外面。 “我一下令,同時開槍?!?副駕駛的人很鎮定,應該以前有過拿槍戰斗的經驗。但劉廷從后視鏡看后面幾個人,只有一個人還算鎮定,其他幾個人手一直在發抖。 “他們不會開槍,容易傷了自己人!” “閉嘴!開好你的車就行了?!?守衛一邊走,一邊說:“剛才還聽到了槍聲,是不是實驗品跑出去了!” 守衛話音落下時,人正好走到了劉廷側面,一看劉廷吃了一驚:“你是誰?” 立即守衛又看到了副駕駛上的怪物,臉上表情瞬間驚慌,剛想喊!砰! 副駕駛開槍了,那個守衛額頭正中心中了一槍,立即向后倒去。 看管大門的人聽到槍聲,吃了一驚,剛要往前沖,立即車里幾個人對那三個守衛連續開槍。同時副駕駛的人高喊:“開車沖沖沖!” 劉廷猛地踩下油門,車子輪胎撓著地面,尖叫著往前沖去。砰的一聲撞斷了護欄,又一下撞到了大門上。 大門鐵質的,咚的一聲巨大的回響,大門顫抖,但沒有被撞開。 車頭被撞癟。 守衛三個人這時候被打倒了兩個,還有一個對著車一邊開槍,一邊后退。 后座那個有戰斗經驗的人開了幾槍都沒打中,槍栓砰的一聲彈出來,沒子彈了!那個人把槍用力往那個人身上一扔,槍旋轉著飛向那個守衛的腦袋,咚的一聲,將那個人的腦袋給砸出了一個電燈泡大小的深坑,整個額頭,頭發,還有鼻子嘴全都凹陷下去。眼球掉出來一顆,另一顆脫離控制,瞅向自己左邊。整個人慢慢摔倒。 劉廷感到剛才的撞擊讓自己頭暈的厲害,還有極度惡心想要嘔吐的感覺。 副駕駛的怪物高喊:“下車,拿他們槍?!?這時候大門旁的小門突然打開了,同時大門頂的警報燈伴隨嗚嗚嗚嗚的警報聲亮了起來。 后座幾個人下車,撿起地上尸體旁邊的機關槍就開始對小門進來的警衛射擊。 副駕駛那個人剛想動,突然停下來,低頭用手摸自己肚子,手抬起來的時候,手上沾著粘粘的大片血跡:“媽的!” 副駕駛那人用力一推副駕駛門,門砰的一聲,整個被拆了下去,那人拿起那扇門,對準小門那些守衛就扔過去。 守衛連忙躲閃,完全來不及,砰的一聲,三個守衛被門拍倒。 門落到地上,下面三具尸體露出來,身子整個凹陷變形下去。 剩余的守衛大口護著氣,突然一個人轉頭逃命跑開。其他人也都跟著跑走。 副駕駛的人身上血隨著用力往外噴了一下,那人咬著牙,喊道:“追!” 幾個人和劉廷穿過小門,看到那幾個人在急急忙忙上一輛車。副駕駛那人對準車上司機就是一槍,砰,司機腦袋爆開,躺倒在座位上。 守衛恐懼絕望的尖叫,先嘗試把司機那側門打開,把司機尸體扔出去??吹交罟韨冄杆倥芙?,又連忙跳下車往遠處跑。 副駕駛那個人一把把司機尸體拉出來,用力太大,司機胳膊連著半個被卡住的身子被撕扯下來,剩余的身子仍然在車內。 副駕駛又用力一拽,把剩余尸體也扯出來,整個擋風玻璃,方向盤,駕駛座全都是模糊的血肉。副駕駛回頭看劉廷。劉廷感到渾身發顫,連忙跳上車,其他人都上車。 “撞他們!撞死他們!”副駕駛已經接近癲狂。 劉廷對準逃跑的第一個人猛踩油門,那人在長通道內無處可跑,回頭眼看著車迅速接近。 啊的一聲慘叫,身子被車子撞飛到半空。和半空中的墻壁狠狠碰撞,肉和骨頭咔嚓折斷聲,咚的一聲,在劉廷他們身后落地。 車子再往前,第二個人身子緊貼墻壁,想要躲過車子。副駕駛和后面那個人對著這個活靶連續開槍。那個人身子顫抖幾下倒在地上。 第三個人回頭看到車子靠近,把槍舉起來,還沒來得及開槍,車也到了他面前,咚的一聲。那個人也飛向半空,重重落地。 車子再次沿著長長的通道往前開去,開了有三四分鐘,前面再次出現關卡,關卡里已經站滿十幾個人,荷槍實彈,躲在工事后面,瞄準車子方向。 副駕駛捂著傷口。 “你還行不行?!” “我不知道。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所以我害怕?!?劉廷看了那個人一眼。 副駕駛高喊:“往前沖!沖進去我們瞬間就能把他們都弄死!長距離開槍,我們都會被打成篩子!” 劉廷深吸一口氣。對方有重型機槍……還在等待車子更近,才開槍射擊! “劉處長。你真的認不出來我?我是你的下屬……***” 劉廷剛要全力踩下油門,副駕駛的話讓劉廷大吃一驚,回頭看副駕駛。 這一次,劉廷似乎認出了他原來依稀的輪廓,但差別太大!劉廷還是不敢肯定…… 劉廷又從后視鏡看另外一個人:“那你是……” “劉處長!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是!也是為了救我自己!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們弄清楚了嗎?!” “我們監視密線,只聽到了一個字!但就知道了他們的身份!” “一個字?什么字?!” 后座那個人嘴張開,把那個字說了出來。劉廷楞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 原來答案是這樣!那么這里是用來……原來答案是這樣! 那么陸茜,陸家和他們又是什么關系?!陸茜一直對自己,是真心還是利用?! 陸茜開車疾馳。城北工廠連綿不絕巨大的圍墻,在路上投射出長長的陰影,似乎永遠不到盡頭! 突然陸茜把車猛地剎停! 陸茜聽到圍墻里面,有車子沖撞一樣的巨大轟響,有人的慘叫,連片槍聲。陸茜感到自己咚咚咚一陣抽筋一樣的狂跳。下意識的打開車門,一只腳踏出車子,站在原地,看著絲毫沒有變化的巨大圍墻。里面槍聲停止了,人的喊叫聲也停止了。 陸茜感到身子微微發軟,手不住地顫抖,嘴里嘟囔著:“劉廷……劉廷……” 陸茜突然仿佛又活過來,坐回到車內,猶豫了一下,迅速關好車門,掛檔,踩動油門,車子向前繼續開去。 陸茜嘴里仍然在不停的嘟囔:“劉廷!我來了……我來救你……為自己贖罪來了!” 劉廷看著眼前被那六個活鬼扯斷的幾十塊尸體碎塊。 副駕駛那個劉廷的前下屬,身子晃了幾晃,突然栽倒在地上,身子抽動了幾下,干癟如同骷髏一樣的手臂向劉廷方向伸過來,嘴里嘟囔著什么,也聽不出請,眼睛一直盯著劉廷方向,不甘心充滿渴望的眼神看著劉廷。整個身子最后凝固了。 其他五個人,身上都有槍眼。 “他們也都很快會不行!要盡快利用他們,沖出去!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自己的想法好自私……劉廷猶豫了一下:“前面再往外出去一道大門,我們就自由了!” 有一個活鬼低頭看自己%.口正中心的傷口,用手指頭在里面掏了一下,扯出來長長的粘弦。那個活鬼看著粘弦,突然絕望的嗚嗚哭了起來。 那個活鬼,就是劉廷的另一個下屬…… 中統的人在進中統前,都經過精神上的嚴格忍耐力考驗。 “我怎么變成這個樣子?!我怎么變成這個樣子?!” 其他幾個人都呆呆看著他……然后也都低頭看自己傷口。 “你們再堅持一下!我認識城內最好的醫生!能救你們!”劉廷高喊! “來不及了……劉處長……我來不及了!……我來不及了!” “再在這里,等一下會來更多人打我們!” “那和硬往外沖有什么區別!你騙不了我!我受的是致命傷!但我現在連疼痛都感覺不到!這感覺太奇怪了!我害怕!我害怕!我是個怪物!怪物!” “是誰把你變成這個樣子的!是他們!”劉廷一邊咆哮,一邊向那個人走過去,一下拉住他的衣領,“像個男人樣,就算是死!死前能多殺一個他們的人!也算是替自己多報一份仇!” 那個人被劉廷拉著衣領,卻身子癱軟,慢慢坐到了地上:“我想死!我受不了自己現在的樣子!我現在就想死!” 另一個活鬼走過來,伸手把手搭在劉廷的肩膀上:“我們還來得及嗎?” 那個人手指只是稍稍用力,但劉廷卻已經感到鉆心的劇痛從他指間傳來。 劉廷不敢讓他放開,怕突然那個活鬼情緒失控。 還來得及嗎? 五個活鬼%.口腹部都有槍眼,他們已經是必死的了!只有自己,借用他們,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到大門口就算沒有人阻攔,起碼還要七八分鐘,他們能挺多久?他們死光,自己只是個普通人,立即就會被人打成篩子! 除非還能有人來救自己! 陸茜! 劉廷腦海中,閃現出陸茜的名字! 劉廷發現,自己還是喜歡陸茜!不只是喜歡她!自己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陸茜只要知道自己在這里,一定會發瘋一樣,拼命來救自己! 陸茜是女人……女人對男人的感情,和男人對女人的感情不一樣! 女人是無法假裝愛上一個男人的!只要愛上,就只會把心愛的人放在第一位,為了對方,自己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陸茜會來救自己嗎? 陸茜到達門口,下車要求守衛開門,報自己身份。守衛并不認識陸茜,但看到陸茜開的豪華小汽車,還有陸茜的長相,穿著,還有氣質,立即按照陸茜的要求,打電話詢問情況。 電話幾次轉接,接到了陸家。 陸茜父親對陸茜突然出現在城北工廠大吃一驚:“你要進那里去干什么?” “我要救劉廷!劉廷被你們給抓進來了!你讓他們開門!我求求你爸!你讓工廠開門!” “你別胡鬧了!” “我沒有和你胡鬧!如果你不現在滿足我的要求,爸!我保證,如果劉廷沒事,我也沒事!如果劉廷有任何損傷!他少一條胳膊,我就切斷自己一條胳膊。他缺一條腿,我就砍斷自己一條腿!他要是沒了腦袋!我保證我自己,也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 “你瘋了!” “一個小時內,我見不到劉廷,我就假設他已經死了!我也會自殺!” “陸茜!你要是敢胡來!我!……” “我是女人!在我心里,我喜歡的人,排在第一位!排在你們前面,也排在我自己性命前面!” 陸茜父親拿著電話,無力的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女兒為這個該死的男人瘋狂了! 陸茜父親腦袋飛速地運轉,想辦法,最后無力地說道:“茜茜,你把電話,給你身旁的守衛?!?“你答應了?” “他有家室,有女兒!你……” “我只要他平安,然后我會做個乖女兒,作為對您的報償,我不會再在外面,給您闖禍了。爸……” 陸茜父親嘆了一口氣:“行,我立即給總部打電話,要他們查昨天今天兩天關入的人里面,是否有劉廷。你先進去,我也趕過去,你要注意安全?!?“……謝謝,父親?!?“電話給守衛吧?!?陸茜眼淚已經止不住流下來,抽了一下鼻子,把電話給守衛。 守衛接過電話,畢恭畢敬,一邊聽陸茜父親說話,一邊不住的鞠躬:“好!是的!好!是!是!明白了!是!是!陸先生再見。再見!” 掛斷電話,那個守衛表情異常恭敬,對陸茜說道:“陸小姐,請隨我來,?!?陸茜心臟狂跳,對守衛勉強微笑了一下,跟守衛往里面走去。 進了守衛室,守衛讓陸茜登記,陸茜接過對方的筆,寫自己的名字,突然守衛一左一右將陸茜緊緊拉住,陸茜立即高聲喊叫:“你們干什么?放開我!” “對不起,陸小姐!根據陸先生命令,我們立即要扣押您,等待他到來。在這之前,你什么事情,也不可以做!” “放開我!我要救人!救人!” 劉廷他們車子又往前開了一段,沖出通道,前面豁然開朗,是到了廣場那里。 剛到廣場,劉廷立即看到有三四輛軍車從對面另一個通道正往這邊開來,一輛開向廣場門口,另一輛開往他們方向。 昨晚到達這里時,劉廷記得這個廣場再往外,至少還有兩道關卡。這些趕來支援的人至少有七八十人。出口也還會增加圍堵力量! 自己身后車子里拉的人各個身受重傷,現在還活蹦亂跳,但隨時都會突然和自己下屬,還有第一個被打死的活鬼一樣,徹底倒地死亡。 除非陸茜能來救自己……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靈異小說 腹黑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現代懸疑小說
現代懸疑小說

想知道最恐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嗎?大家都在討論的現代懸疑小說有哪些?超級好看的現代懸疑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 神漢回憶錄
    神漢回憶錄

    靈異 / 吳亮,張堯

    2020/01/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兼職孟婆
    兼職孟婆

    靈異 / 秦子霖,小煊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尸兇
    尸兇

    靈異 / 姜四,小紅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養鬼
    養鬼

    靈異 / 張起塵,莞兒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恐慌游樂場
    恐慌游樂場

    靈異 / 周元峰,張蘭軒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貓在看
    貓在看

    靈異 / 葉魁,丁成瑾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靈異小說
靈異小說

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尸,他們正在對你講述著這一些其他人都聽不到的故事喲!老鐵文學網本次為你提供了最優質好看的靈異小說!更多精彩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河南快三遗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