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脂粉紅顏

脂粉紅顏

脂粉紅顏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29 20:04

評語:太佩服作者的腦洞,想象力真的是太爆炸了,天馬流星,而且語言活潑明快,富有情趣。讓讀者忍不住想要往下看,不錯不錯。

繼仁想了想,道:“這高巍現在只怕也是驚慌之鼠,行為會更加謹慎、隱秘,我們怕一時難以尋找蹤跡了?!?張平說:“頭,如果完不成幫主的命令,我們只怕難以回去交差。而且,上面只給我們二十天的期限?!?繼仁煩躁在屋堂中地來回走幾步,道:“這高巍是棄兒,從小凈身進宮為奴才,無掛無葛,無藤無蔓,還真不好找?!?張平正要答話,忽然屋外一陣樹木枝葉騷亂響動,接著窗外閃過一道道黑影。 “誰?”繼仁高聲喝道,他武功也是極高,話才出口人已經飄然外出,只見門前階臺之下齊整整站著一列黑衣蒙面人。其中一個拱手作禮道:“繼爺,見過禮了,我們黑豹幫,是為高巍而來,既然高巍已經逃亡,那打擾了,告辭!”說完呼嘯一聲,那列黑衣人嗖嗖幾聲,個個輕功奇好,已然不見。 繼仁見怪不怪,未動聲色,張平發話了,說:“頭,為什么不攔截他們? 繼仁搖搖頭,道:“我們現在的任務是截殺高巍,再說現在黑豹幫雖然和我們青虎幫有利益之爭,但是,黑豹幫幫主錢玄洪倒也個大義之人,兩幫之間有時還有商業往來,沒有棠幫主的發話,我哪里敢輕易動他們,何況他們剛才也是以禮相交。我們豈能冒然無禮?!?這一席話說得張平滿臉含愧,道:“頭,我明白了,只是現在我們是否也回灘海去?!?繼仁沉吟著半晌無語,他此時不能回去。他呆在棠翀手下幾年,一直是默默無聞的小伙計,現在好不易領了一個可以露面顯榮的機會,他怎么舍得放棄。何況這樣空手回去,以后提拔重用的機會怕是再也不會有了,他不想一輩子只做個小伙計,被人呼來喚去,他要往上爬,一直爬上去,揚威立名,興旺發達,光宗耀祖! 他苦苦思考著,自言道:“這高巍年少,如此膽大,設計如此周全縝密,逃脫得如此干凈利落,一定是和人串通一氣,不然不會做得如此天衣無縫,一定還有同伙,嗯,一定……” “張平!”繼仁突然身形急轉,對張平道,“去,派人細細查訪高巍平日和誰走得最近?” “是?!睆埰接I命出門。 繼仁忽然想到什么,又道:“慢,查到這人,不要驚動,切再去觀察他日言日行?!?“是?!睆埰筋I命去了。 張平派人日夜尋訪,終于查到高巍曾經化妝成一個駝背老人去過慶和酒樓,以前他和慶和酒樓的老板蔡韻賢走得頻密,是**朋友。張平也不驚動他,只是每天去酒樓喝酒吃飯,半個月過去了,那蔡韻賢日日在酒樓勤勉做事,沒有絲毫疑點,查詢事情卻毫無進展。張平只得向繼仁稟報。 張平道:“那姓蔡的狡猾得很,天天賣酒做生意,其它就連門也沒有出過。再這樣下去,幫主給我們的二十天完成任務的期限就要到了?!?繼仁恨恨道:“他M的,老奸巨猾,看來我們被逼得沒有棋可下了,只得來硬的?!彼皆趶埰蕉叿愿?。張平點頭去了。 張平帶著手下二個人,假意又去慶和酒樓喝酒。找了個包廂坐下。 小二馬上殷勤端茶過來,張平道:“叫你們掌柜的過來,我有事情?!?小二認得他們是熟客,便應聲去了。一會兒,蔡韻賢進到包廂,那張平正對著門吸煙,看見蔡韻賢點點頭。蔡韻賢客氣地問:“請問先生有何事情?” 張平假意很神秘地屏退左右,讓蔡韻賢坐下,才貼耳低聲說:“高巍要*給你個話?!?聽到高巍的名字,蔡韻賢眼里閃過一絲驚詫,但是很快又平復了,他笑道:”先生說什么,我聽不明白,高巍是誰?傳什么話?“他懵懵懂懂完全迷惑的樣子?!?張平微微一笑,又神神秘秘道:“金銀玉玨?!?“什么?”蔡韻賢幾乎嚇得站起身來,又情知受騙,故作鎮定地說:“先生說什么,什么金銀的,我一句不懂?!?張平微微一笑,輕輕撥開自己的衣袖,露出一截胳膊,胳膊上盤著一只青虎。他乜斜著眼睛輕蔑地看著他。 “你……你……”蔡韻賢顫顫巍巍站起身來,轉身欲跑。 “哎,蔡掌柜,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喝酒呢,怎么就走?!闭f著一只手輕輕按住他,那蔡韻賢身上如受了千斤之力,再也不能動彈了,他只得頹然坐下,滿臉沮喪,說:“你們想知道什么,我說不定根本幫不上你們?!?“高??!我們想知道高巍在哪里?” “我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張平抓住蔡韻賢的手,一點點用力。 蔡韻賢痛得直冒冷汗,幾乎要嘶叫起來,道:“我真不知道,你想,我和高巍交往并不深,他怎么會把他的性命交到我手上?!?“但是,你知道金銀玉玨!”張平一雙眼鷹一般沉靜地盯著蔡韻賢。 蔡韻賢眼神閃避,內心里知道逃不過,只得說:“十天前,高巍在我這里呆過二天,我和他**之交,知道他從小在宮中凈身為奴。他這次回天衛城,并未告訴我為什么,只是我見他這次來行為神秘,就多了心,暗中注意他的行蹤,那天中午,他多喝了幾杯有些得意,不免醉后漏了口風,說出金銀玉玨幾個字。我故意在他酒醒之后以此敲詐他,他無奈之下給了我一筆錢,但是關于什么是金銀玉玨他一字不提。他是個多疑謹慎之人,怕我趁機出賣了他,那天夜里偷偷走掉,再無消息,我知道的真就這么多?!?張平在他臉上掃來掃去,猜測他說的應該是真話,道:“那好,我暫且相信你說的是真話。打擾蔡老板了,告辭!” 蔡韻賢看著張平帶著人揚長而去,臉上一點點陰沉起來,他知道事情已經暴露了,這伙人遲早還會來,自己性命將不保。他本來是個極愛財之人,現在都顧不得了,他必須馬上逃命。 “可是嬋娟?!眿染晔遣添嵸t相好。 ——蔡韻賢口中的嬋娟其實姓金,叫金嬋娟,是蔡韻賢的相好,因為兩人雖然相好卻還沒有正式請媒人下聘,所以兩人關系還在暗下來往。此時蔡韻賢遇著險情,自然想起她來??墒菚r間緊迫,他也來不及細想了。 蔡韻賢偷偷從后門出來,往嬋娟綢緞莊匆匆而來,準備和金嬋娟細細相商。 蔡韻賢三步并做二步,急匆匆往嬋娟綢緞莊奔赴而來,還未進門蔡韻賢就急喊:“嬋娟,嬋娟?!?金嬋娟在屋子正招待買布的客人,見蔡韻賢沒頭沒腦撞進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心中一凜,問:“韻賢,怎么了?”說話之間她心里也是砰砰直跳。 “碧璽,你照看一下店子,我和嬋娟說幾句話?!辈添嵸t對丫頭碧璽說,說著慌慌張張拉住金嬋娟的手進了里間進去。 丫頭碧璽看那情形心中也是一跳,不知道突然發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呼呼地發慌。 “韻賢,究竟怎么了,你快說???”金嬋娟緊張地看著蔡韻賢,心里毛毛的一遍。 “嬋娟?!辈添嵸t剛要開口,忽然看見門沒有關,急忙走過去關好門,才回頭對金嬋娟道:“嬋娟,不好,我和高巍的事情被人發現了?!闭f著他就把自己和高巍勾當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那現在怎么辦?”金嬋娟仿佛聽到晴天霹靂,一下失去分寸,她畢竟是女人家,遇到這樣生死存亡的事情她會失去主張。 “嬋娟,我只能逃跑了,慶和酒店里的事情只能讓你去辦了?!辈添嵸t說著從內衣口袋里拿出一張契約道:“這是慶和酒店的契約,我走后,你想辦法幫我處理掉。但是要偷偷處理,不要聲張出去?!?金嬋娟慌慌張張接過契約,道:“這個,我一個女人家,能行嗎?”金嬋娟顧慮了,必定這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事情,而且還要冒著很大的風險。 蔡韻賢知道這樣一件冒風險的事情讓一個女人去做事為難她,可是事關生命之憂,現在除了金嬋娟他也不敢托付別人來做,只得說:“現在顧不得那么多,低一點價,能行,錢,你拿著?!?“那你現在準備去哪里?”金嬋娟一把抓住蔡韻賢的衣袖,仿佛怕他一下子就從眼前飛掉。 蔡韻賢看著平日沉穩的金嬋娟因為他的緣故一下子就變得慌亂無助,心中只覺得慚愧無比:“嬋娟,我去北嶺城你表哥蓋天韞那里,蓋天韞看在你們兄妹情分上他應該會幫我吧。等躲過這一劫,我再回天衛接你?!?“北嶺城——”金嬋娟想一想,蔡韻賢現在去北嶺或許真的能逃此一劫,于是說:“那好吧,可是,你要一路小心,不要被那些人發現了才好?!笔乱阎链?,金嬋娟也是百般無奈,只得一一點頭答應了。 真要走了,蔡韻賢還有幾分不放心他的女人,一把拉住金嬋娟手緊緊握住,道:“嬋娟,我會小心的,你也要小心。我去北嶺一安排好我就會來接你?!?/p>

close

猜你喜歡

宮闈宅斗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腹黑小說
宮闈宅斗小說
宮闈宅斗小說

看過了工于心計的宅斗劇,是不是還想繼續想看看宅斗小說呢?老鐵文學網給你提供了宅斗小說大全!給你們推薦好看的宅斗小說!給你最方便快捷的小說閱讀體驗!

查看更多>
古言虐戀小說
古言虐戀小說

喜歡看古代言情小說,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說!愉快的點進來吧,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戀小說大全!更多精彩古言虐戀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河南快三遗漏预测 欢乐棋牌斗牛游戏规 买五不中包赚方法 内蒙11选五推荐号 富贵乐园捕鱼 什么是属于权重板块 腾讯麻将血流成河怎么玩 香港总部半波中特单双 股票中k线图大全解 赢天下棋牌? 平特1肖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