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十全書生

十全書生

十全書生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20-01-22 08:23

評語:作者筆下的人物都具使命感,勇于自我犧牲。小說很有抒情氛圍,清新脫俗,有進入人物靈魂深處的滲透力,文字老道,有分寸感,藝術水準較高。

日落之后,氣溫迅速轉冷,興安城的忙碌的人家穿上了御寒的衣服。街上華燈冉冉亮起,叫賣聲雖不如白天那般喧嚷,但卻仍是熱鬧。

客棧里,寧葉的房間在二樓東南方向的最里間,離那群遼人有所住的房間只隔著一座天井。

寧葉在房間休息了一會后,簡單洗漱一番,想著是應該把房錢給人送去了,便換了件干凈衣服出了門。

繞過天井,寧葉便來到那俊美少年的房間前,敲響了房門。

“誰?”房間內傳出一個粗狂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耳熟。

房門打開,出現在寧葉面前的卻是之前那個兇像遼人。

寧葉往房間里探了探,發現房間里還坐著一人,正是那俊美少年,只是他背對著寧葉,寧葉也看不到他在做什么。

“哦,我是來送房錢的?!睂幦~客氣道。

那人直接接過銀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好了,還有什么事嗎?”

寧葉一時語塞,額了半天后擺擺手:“沒事啦,沒事啦,告辭!”

說完他便轉身離去。

房門合上后,只聽那房間內響起噗嗤一聲輕笑,卻是個動聽的女子聲音。

“金將軍,別人特意過來送錢,本想表示感謝的,你卻把人拒之門外。著實讓人尷尬。你沒看到他剛才臉上的表情有多古怪?!闭f話的正是那俊美的少年,聲音和顏悅色如百靈鳥般悅耳。

“公主,你不是背著我們嗎,怎么能看到那小子臉上的表情?!?/p>

“我剛才偷偷瞧了一眼啊?!?/p>

離開后,寧葉并沒有回房,而是直接出了客棧。對于他來講,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空蕩的房間里,還不如出來好好看看著這傳奇般的興安城。

入夜的興安城,燈火通明,將一幕一幕笙歌艷舞投在窗紙上。香車美酒,如花美眷般**著人的心弦,讓人留念。

空氣中盡摻雜著胭脂香粉和醇香美酒的味兒,恍如仙境,不禁陶醉其中。就連寧葉這個從來不去煙花之地的人,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異動。

迎春樓,興安城最大的青樓,其相比南方的青樓最大的不同是,里面的女子們種類多,有賣身其中遼國女子,也有華遼混血的妖嬈女子,自然也不乏華人女子,在這里你能體會到多種不同風貌與個性的女子,因此不管是遼商還是圣朝人都很喜歡來這一家青樓。

寧葉站在迎春樓面前,剛準備進去就聽見里面有人喊道:“小賊,哪里跑?!?/p>

話音剛落就看見一個年輕人沖了出來,寧葉躲閃不及,正好撞了個滿懷。還沒等寧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只見五六個遼人沖了出來,眨眼間就將寧葉和撞他的那人圍了起來。

寧葉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環顧一眼,只見圍住他的是幾個遼人,個個膀大腰圓,身形壯碩。寧葉尚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不過看這些遼人的表情,多半是來者不善了。

“這位大哥,不知攔住我所謂何事?”寧葉疑惑問道。

“不關你的事,趕緊走?!币蝗伺?。

寧葉回頭一看,卻發現撞人的年輕人自己居然認識,正是白天在行來客戶見過的那個叫小六的少年。他不由想起了那個魏老頭離開時特意叮囑小六的話,由此看來這個叫小六的小子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好歹也是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大家都是圣朝人,出于這一點他又多說了一句;“他是我的朋友,我想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遼人見寧葉溫文儒雅,警惕心便小了些,說道:“這小子偷了我的錢袋,被我們發現了,不承認…”

還沒等話說話,小六便急道:

“他們說謊,我根本就沒有偷他們的錢!”

“小兔崽子,我怎么說慌了,就剛才你從我身邊過去后,我的錢袋就沒有了,不是你偷的還有別人不成?!?/p>

那幾個遼人說著就要撲上來,小六雖然害怕,但還是勇敢的站在寧葉的身前。

“這位大哥,這不關你的事,他們這是誠心找麻煩,你快走?!?/p>

寧夜沒想到這小六居然還有幾分膽色,明明心中忐忑,但還是鼓起勇氣維護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寧葉雖然不想惹事,但是是非黑白,總有個對錯,這件事到底如何,在還沒有弄清楚情況下,寧葉不想一走了之。再者看小六也不想是個小偷,便打算幫上一幫。

“幾位大哥,這件事之間可能有些誤會,我們先冷靜下來,好好談談?!睂幦~一步前,語氣溫和道。

那幾個遼人停下動作,那丟了錢的遼人道:“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都是在這里做買賣的,不想把事情鬧大,你說把,這事怎么解決?!?/p>

“幾位大哥稍安勿躁?!睂幦~一拱手,轉而向小六問道:“這事到底怎么回事?”

小六看了圍住他的幾個遼人一眼,目光很是不善,不過落在寧葉身上便柔和了許多,他思量片刻后說道:“是這樣的,剛才我看見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跟在他們幾個后面,我便跟了過去,一路跟到了迎春樓。迎春樓人來人往,那人便趁機偷了他們的錢袋,我見他們是遼人,沒想多管閑事,可是沒想到的事,就在我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忽然發現錢袋就丟,結果就把我當成了小偷同伙?!?/p>

“當時可有其他人看見?”寧葉追問道。

“應該沒有吧?!?/p>

寧葉眉頭一皺,這種情況最糟糕,既無人證,也無物證,小六尾隨人家一路,人家把他當做小偷同伙也是理所當然。除非能找到那個小偷,可是興安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人口也有數萬之眾,真想找到那個小偷,等于大海撈針。何況眼下,這幾個遼人也不會讓他們離去。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把錢先賠給他們,息事寧人,之后去找那小偷。

見寧葉皺著眉頭不說話,小六心里打鼓,冷汗從手心里冒了出來,小聲說道:“怎么辦?”

寧葉心中苦笑,心想這會兒你知道害怕了。

接著他摸摸了衣袖,算了算自己應該還有十多兩銀子,想著先給個這小子墊付了,解了燃眉之急再說。

他沒有管小六沉默了一會后,看向那幾位遼人道:“幾位大哥,我相信我朋友不是小偷。你們看能不能這樣,你們一共丟了多少錢,這錢我賠給你們?!?/p>

小六一聽,趕緊一拉寧葉的袖子急道:“我沒有偷他們的錢,怎么能陪錢給他們,這一賠,不就是承認我偷了他們的錢嗎!”

“你要是能找到那個小偷,這錢我可以不賠?!?/p>

“我...”小六啞口無言。

寧葉再次將目光落在那幾名遼人身上:“幾個大哥,你們決定好沒有?!?/p>

那幾個遼人,相互的對視了一眼,那丟了錢的遼人一揮手:“行,一共十兩銀子,本是我今天買獸皮子換來的。不曾想會弄出這么一遭,不過看你也是講理的人,今天這事就這么著吧?!?/p>

小六一聽還想在說話,寧葉對他使了個眼色,到嘴的又給咽了回去。

拿出了十兩銀子,寧葉親自交到那遼人手里,又替小六說了幾句道歉的話。那遼人倒沒有再難為他們,點了點銀子,一揮手便和幾個同伴離去了。

目送了幾個遼人離開后,小六見寧葉委曲求全的樣子,語帶不悅:“我就不明白了,為什么我們就要這么怕他們?!?/p>

寧葉搖搖頭,說道:“你叫小六吧!”

“你怎么知道我叫小六?”小六不滿中帶著些嗔怒。

“你先別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告訴你,今天這事,你就算有十個嘴巴,也說不清楚的?!?/p>

“怎么就說不清楚,就算說不清楚,我可以報官!”小六倔強道。

寧葉輕笑一聲:“報官?你是不是忘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哪怕真見了官,以當時的情況,你也會被收監,至于能不能放出來,那也未知?!?/p>

小六雙拳緊握,牙齒咬的咯吱響,滿是怨氣道:“那我就只能認栽了嗎!”

“有些時候,服軟也是一個正確選擇,棱角分明反而容易受傷?!睂幦~語重心長道。

小六似懂非懂,雖心有不甘,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認了。他長出一口氣后道:“我知道你說的有道理,可能是我太笨了,還是難以理解?!?/p>

寧葉擺擺手:“不說這個了。你看,找你的人來了?!?/p>

小六順著寧葉的目光看去,發現不遠處魏老頭帶兩個人正朝著這邊過來。

“完了,今天看來又要挨訓了?!毙×晦D之前的憤悶,唏噓道。

沒一會魏老頭便到了兩人的面前,一見面,老人便朝著小六的額頭使勁拍了一下,沒好氣道:“你小子,我白天怎么跟你說的,叫你不要跑出來,你就全當耳旁風了!”

“是啊,你不知道你魏爺爺知道你偷跑出來,有多擔心!你小子怎么就愣得不識好歹?!币粋€中年大叔訓斥道。

“魏爺爺,我錯了,我道歉?!毙×椭^小聲道。

見小六態度誠懇,并且安然無事,魏老頭說了幾句便不再責怪,而是將目光從迎春樓前掃過,問道:“你在這里干什么?還有這位公子是?

“他叫...”

小六猛地抬起頭正要回答,可是話到嘴邊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叫什么,接著尷尬笑了笑。

“小生,王瑄。算是大家第二次見面了?!睂幦~道。

那魏老頭人雖老,但是眼神好,記性也不錯,聽了寧葉的話,便想起了白天在客棧吃飯的時候看見過的一個青年公子,可不就是眼前這位嗎。

“...原來是王公子,今日我們確實在客棧見過,還真是巧了,這會又見面了?!?/p>

小六見兩人似乎認識,便問道:“你們見過?”

“算見過吧,你不是之前問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嗎。其實白天在行來客棧的時候,我也在,你們說話我正好聽到了,就是那個時候我聽到了你的名字?!睂幦~解釋道。

“是嗎,我怎么就沒看到你?!?/p>

魏老頭道:“你當時的心思都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哪還有心思注意別人?!?/p>

小六癟了癟嘴,不再吭聲。

“這位公子,剛才這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魏老頭接著道。

這魏老頭果然精明,這話要是問小六,小六定然不會說實話,他轉而客氣地向寧葉打聽,寧葉作為第三方,自然不好說謊。

這時寧葉悄悄瞟了一眼小六,發現他正不停的給自己打眼色,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樣子別提多滑稽。

寧葉忍住笑,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剛才什么事也沒發生啊?!?/p>

寧葉的話讓魏老頭的懸著的心徹底放了下來,笑道:“剛才我見這邊好像有人聚在一起,我還以為這小子又惹出什么事了?!?/p>

同時還有一個人的心也放了下來,那便是小六了,他向寧葉悄悄拱拱手,嘴上蠕動,看嘴形應該是在道謝。寧葉當做沒想看見,不予理會。

經過這一鬧寧葉本想進迎春樓里看看的,現在想來,還是算了。眼見時間也不早了,說道:“今日天色不早了,諸位,我就先告辭了?!?/p>

見寧葉要走,小六急忙把寧葉拉開了些,又看了看魏老頭一行人,小聲道:“那個,王大哥,我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

寧葉也不客氣,年紀上小六應該還沒有小師妹大,叫自己一聲大哥也不錯:“不介意,你有什么事?”

“王大哥,今天謝謝你了,要不是估計我今天還不知道會怎樣呢!”

“我們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兩次也算緣分,大家都是圣朝人,幫幫你也沒有什么的?!?/p>

小六感激涕零,心中對這個王大哥好感倍增。

“魏爺爺,經常告訴我,滴水之恩當涌泉想報,今日的恩情,我他日定當報答?!毙×f得義正辭嚴。

至于小六的話,寧葉沒有放在心里,這茫茫人海,還有沒有機會再次相見都是個未知數,何提報恩,再者他對那點錢也不是很在意,十兩銀子既然能夠化解爭執,花出去他也樂得其所。至于那個小偷嘛他也不打算去找了,費時費力,能不能找到還未知,就算找到了人家不承認自己也沒有辦法,他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上。

close

猜你喜歡

穿越小說 熱血小說
穿越小說
穿越小說

穿越小說是小說里面最經典的一種題材。喜歡看的小伙伴也特別多!想看到最優質的穿越小說但總是找不到!不用急,老鐵文學網給你提供最優質的穿越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河南快三遗漏预测